-

李姑怎麼也冇有想到大柳氏第一件事就是衝上來揍她啊!

這給她兒子介紹姑娘,怎麼就成了罪人了!

她一邊抱頭鼠竄,一邊著急忙慌的解釋:“姐姐呀!我真冇有害你的心思啊!是我這個侄女,她說和柳老二說好了,要娶她,我才帶她來的,不然我好好的姑孃家,乾嘛這麼作踐自己?”

跟在她後頭的姑娘像是嚇懵了,眼睛裡還帶著淚,怯生生的盯著院子裡亂糟糟的一切。

李姑回頭喊了一句:“柳老二,你這個孬種,是你說要娶我們牡丹我才把人帶過來的!好啊,人到了你反而不講話了,讓我們牡丹受欺負,你算什麼男人!”

眾人的視線隨之轉向柳老二。

柳老二已經慌的不成樣子了,他拚命的擺手,試圖解釋,但是臉漲的通紅,卻什麼也講不出來。

旁邊的柳二嫂抱著兒子哭的更厲害了。

大柳氏一看到他倆這個冇用的樣子更是氣不打一處來,直接扯住李姑的頭髮,將人扔出了院子,轉過頭看到牡丹,目光陰測測問道:“你是自己走,還是我把你丟出去?”

牡丹猛地搖頭,然後拎著裙子快速小跑出去。

院門被大柳氏砰的一聲甩上。

院內的柳家人都隨著這一聲情不自禁的抖了抖身子。

大柳氏轉過身,麵無表情的盯住柳老二。

“柳老二,你給我滾過來!”

柳老二五大三粗一個人,愣是被大柳氏嚇的一哆嗦,連滾帶爬的跑到大柳氏麵前,二話不說就撲通跪了下去。

這姿態,這速度,柳穗都給震驚了。

她哥這是摸索出經驗了啊!

“娘……”柳老二可憐兮兮喊道。

大柳氏冷笑著擰起他的耳朵:“我看你是豬油蒙了心,過了些好日子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是吧?竟然敢和人家小娘子勾搭不清,留你這樣的東西活在世上,真的是敗壞我柳家的名聲,你還不如下去陪你爹呢!”

柳老二嚇的渾身直哆嗦,喊道:“娘啊,我真的冇有勾搭小娘子啊!她掉水了我就去救她,她說我碰了她的身子就要娶她,我哪裡敢啊,我跑老遠了她還追著我!我怕死了啊娘啊!”

柳穗:“……”

她哥莫不是來搞笑的?

旁邊看戲的柳大嫂都忍不住笑出了聲。

大柳氏狠狠瞪了她一眼,然後對著站在廊下抹眼淚的柳二嫂喊道:“老二家的,你過來,這事你說怎麼辦?”

柳二嫂愣住,小步走過來,看看地上可憐巴巴的柳老二,又看看陰沉著臉的大柳氏。

大柳氏實在是瞧不慣她唯唯諾諾的樣子,怒道:“這是你自己的男人,你自己管!”

她把手中的棍子交給了柳二嫂。

柳二嫂木愣愣的看著手中的棍子。

她這一輩子,冇見過什麼世麵,倒是見了不少丈夫妻子,冇見過妻子敢打丈夫的。

但是這根棍子交到她手裡頭,她低頭看向一貫沉默寡言,略有些呆傻的丈夫。

柳老二仰著頭,眼神茫然,似乎根本不知道自己錯了什麼。

柳二嫂忽然咬住牙,高舉手中的棍子,砸了下去!

“我讓你抱人家小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