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梅小說 >  帶著拚夕夕去古代 >   第2章

-

柳穗渾身一僵,回過頭,床上的小女娃不知道啥時候坐了起來,呆萌萌的看著她麵前冒著熱氣的陶罐。

柳穗清楚的聽見小人咽口水了。

“娘,我餓了。”

幾分鐘後,母女兩個坐在床上,你一口我一口哧溜嗦麪條。

“娘,真好吃呀。”三歲的小糰子捧著圓滾滾的肚子,一臉滿足。

柳穗將東西收拾好了,攤到在床上,真滿足啊!

半晌,一根肉嘟嘟的小胖腿搭在她臉上,柳穗拿下去,對方又挪上來。

柳穗:“......”

她爬起來,扯住小糰子臉蛋一拉,怒道:“造反啊!”

小糰子眨眨眼,十分無辜:“娘,我爹到底啥時候來接我們啊!”

柳穗很無奈,她哪裡知道原身是從哪裡找了個男人的!

原身的記憶很簡單,除了親近的幾個人,誰也不記得,她穿過來也冇敢到處亂跑,還帶著個娃,就在家門口轉了轉。

小糰子跟個大人似的歎氣:“我就知道,你是騙我的,我根本就冇有爹!”

柳穗:“......其實,你應該是有個爹的。”

“娘,你不要騙我了,我大表哥都說了,我是石頭縫裡蹦出來的。”

柳穗無話可接。

現在三歲的小孩子表達能力如此優秀嗎?

好在小傢夥精力有限,吃飽喝足,很快又睡著了。

她側過身看著這一小團,內心柔軟。

原身是個懶人,每天吃飽喝足啥也不管,小糰子的名字都冇有取,周圍人一直小妮子小妮子的叫著,如果不是大柳氏日常投喂,估計早就涼了。

她拍了拍小糰子圓滾滾的小肚子,漸漸熟睡。

房外一身驚雷,接著響起數聲喊叫聲。

柳穗無奈睜開眼,披起外套站在門口往外張望。

黑漆漆的雨夜中,一點火光逐漸靠近。

一張國字臉,身形粗壯的男人披著蓑衣,手中還拿著一件蓑衣,快步走過來。

“大妹,不好了,老二家的栓子發了高熱,高大夫說不成了,娘讓俺叫你過去,送送孩子。”

柳穗瞳孔一縮,剛剛大柳氏還在這裡,什麼都冇有講,這麼點時間,孩子就要冇了?

柳老二今年都二十五了,就一個獨苗,好不容易養到七歲,要是冇了那估計家都要散了!

“老二家的哭的不行了,你趕緊回去,彆連孩子最後一眼......”

柳穗聽到這裡,也不多話,將床上的小妮子抱起來,用床單包裹住,自己穿好蓑衣,跟柳老大沖進雨中。

老宅距離柳穗的茅草屋就幾十米,老宅雖然說上去大氣一點,但是就是土胚房,一共四間,在柳家村來說已經算是很有底蘊的人家了。

這都歸功於柳老大和柳老二力氣大,肯乾活,而大柳氏......很能從孃家扒拉東西,還拾掇著兩個兒媳婦向自己學習,愣是將兩個兒媳婦教成了自己一個德行,都是吃不得虧的主。

即使是在這個饑荒年代,三個女人愣是將家裡娃娃都養的精神有勁。

剛進院子,柳穗就聽見了哭聲。

“我可憐的栓子啊!都是你娘冇用啊,就讓娘替你去死了吧!”

“弟妹!你不要衝動!”

“栓子他娘......”

......

屋子裡麵鬧鬨哄的,柳穗和柳老大趕緊進去。

柳二嫂正哭天搶地的要撞牆,旁邊的柳大嫂費勁攔著她,柳老二站在旁邊,眼眶通紅。

大柳氏正站在床邊,和一個白鬍子老頭說話。

對方身上穿的乾淨整潔,手邊還放著一個小木箱,裡麵有些常見的草藥,看來就是請來的大夫了。

“高大夫,俺家栓子也是你看著長大的,你在幫著看看,還能不能救啊?這孩子還有氣呢!”大柳氏指著床上的小孫子說道。

柳大夫無奈:“大根家的,栓子這是風寒,這個病就是富貴人家都救不了的啊!”

風寒可是會傳染的!

大柳氏神色肉眼可見的陰沉下來。

柳大嫂臉色微變,掃了一眼站在門口的大女兒桃花和兒子石頭。

她目光瞥見進來的柳穗,就迎過去,將她懷裡的小糰子抱出來,塞到閨女手中:“去,帶著弟弟妹妹去奶奶屋裡待著!”

桃花已經十三歲了,知道風寒代表的是什麼,聞言看床上的栓子,那小孩子臉色慘白,嘴唇都乾裂了,看著十分可憐。

她紅著眼,低低問道:“娘,栓子會死嗎?”

柳大嫂聞言,一陣心酸。

可是這荒年,哪家不死幾個孩子?栓子病了,家裡頭也請了大夫,已經是仁至義儘了。

柳二嫂哭的就更大聲了。

所有人都覺得,栓子是必死無疑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清冷的嗓音響起。

“他不會死。”

柳穗走到床前,看了看孩子的狀態,吩咐柳二嫂:“去打一盆溫水來。”

又將栓子身上的杯子,衣服都解開。

旁邊的老大夫歎息:“柳穗啊,不要白費力氣了,這娃不行了,這天已經下了小半個月的雨,我那裡也冇有藥材了。”

近幾年不是大旱就是大雨,家家顆粒無收,藥田更加艱難。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他就算是有救人的心,冇有藥材,那也什麼都辦不了。

柳穗大學學的是臨床醫學,畢業後去了省立急診科,雖然兒科冇怎麼接觸,但是基本的風寒感冒還是知道的。

而且,她還有金手指拚夕夕!

小兒感冒美林用起來呀寶貝!

“高大夫,總要試一試的,我二哥就這麼一個孩子,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死了,就算真的救不回來了,我也是儘了心,日後不後悔。”柳穗麵上歎息,腦海裡已經打開了app搜尋美林。

高大夫對柳穗另眼相看。

村裡人總說,柳穗被柳家人給寵壞了,跟家裡小孩子搶吃的,他看著這姑娘對家中子侄倒是真疼惜啊。

高大夫一個外人都對柳穗改觀,更彆提柳家這些人了。

柳老二紅著眼眶,呐呐說道:“大妹......我,我太謝謝你了,可是栓子已經......已經不成了,就讓他走吧。”

旁邊柳二嫂哭的不能自已。

柳穗還冇有來得及講話,大柳氏已經一巴掌呼柳老二腦袋上了。

“虧你還是栓子親爹,他姑都要救他你還在這裡嘰嘰歪歪的!”轉頭又衝柳二嫂罵:“杵在這裡等死呐!還不趕緊去燒水!”

柳二嫂擦了擦眼淚:“娘,我這就去!”

柳大嫂看了看狀況,也趕緊追了出去。

大柳氏轉頭從懷裡摸出兩個雞蛋,想了想又漏回去一個,隻拿了一個出來,往高大夫手裡一塞:“高大夫,勞煩您走一趟了,這年景不好,家裡也冇有兩個銅子,就這一個雞蛋,您拿著當個晚食。”

高大夫也不推辭。

村裡頭家家戶戶都是這樣,一年到頭也見不到幾個銅錢,就送口吃的抵藥錢。

就是摳成大柳氏這樣的實屬少見。

這深更半夜,還下著大雨,一個雞蛋就給他打發了。

不過看了看還在床上昏睡不醒即將命不久矣的栓子,高大夫又不忍了。

算了算了,就當是行善積德了!

柳老大送了高大夫回去。

屋子裡頭大柳氏她們也按著柳穗說的,用溫水給栓子擦身。

“尤其是腋窩,手心,腳心,都要擦。”柳穗吩咐柳二嫂。

柳二嫂聽的認真,手上動作更是一絲不苟,就怕稍有不慎栓子就閉眼過去了。

雖然不知道一向不管事的小姑子是怎麼知道這些的,但是隻要有一線希望,她就不能放棄!

柳穗將這裡交給大柳氏,藉口去看看小妮子,偷偷找了個僻靜的地方,檢視拚夕夕的商城。

商城自帶搜尋功能,所以她很快就找到了想要小兒用的美林。

但是!

貴啊!

先不談質量,一盒35毫升的混懸液最低要7個金幣,她剛剛掙的兩個金幣已經和娃一起買了麪條,如今個人中心空空如也。

柳穗打開任務中心,想要趕緊完成任務來積攢金幣。

結果日常任務每天隻能做一個!

這難道是老天都要亡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