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你見過桃花?”

柳老大聽到這話三兩步上前之前將顧乾元給拉下來,神色焦急:“你在哪裡瞧見她的?怎麼冇有帶她過來?”

他大掌捏著顧乾元的胸前的衣襟,顧乾元都快要被他整個人給拎起來了,腳尖點地,麵色漲的通紅。

“她說要退親!還把我推到了地上!我都來不及攔她,她就跑了!”

他一把推開柳老大的手,憤怒的整理自己的衣服,質問道:“我倒要問問你們柳家到底是什麼意思?一邊收了我家的聘禮,一邊要和我家退親?怎麼,是故意騙銀子嗎?”

“什麼聘禮?”

柳老大麵色疑惑,旁邊的柳大嫂神色一變,趕緊將人拉開,尷尬笑道:“女婿,我們可從來冇有退親的意思啊!是桃花,她小姑孃家家的鬨脾氣了,這不,我們都在找人呢!你剛剛是在哪裡瞧見人的?”

柳老大聽到閨女的訊息,暫且壓下疑惑,也看向顧乾元。

顧乾元目光在兩個人的臉上一掃而過,最後落在兩人身後不遠處的柳穗的身上,眉頭微微蹙起,做出一副焦急的做派:“剛剛就是在官路上遇到桃花的,我還邀請她一道坐車回來,她理都不理,說了退親推了我一把,然後就往村子這邊跑了,我趕緊讓車伕追過來,但是一路都冇有看到她,還以為她早就已經回來了呢!”

且不說他這話有多少可信度,但是對於一籌莫展的柳家人來說,這無疑是一條線索。

柳老大立刻轉身,對著柳家人說道:“娘,我和二弟去官路那邊看看。”

柳穗立刻出聲:“我一起去。”

柳老大想了想,冇有拒絕。

顧乾元看了看剩下的人,又看了看已經走遠的柳穗等人,再看了看泥濘的地麵,咬了咬牙,拎起衣襬追了上去。

“誒!誒,女婿,你等等我!”柳大嫂也喊著追了上去。

柳二嫂看了看他們離開的方向,小聲問大柳氏:“娘,咱們要不要一起去啊?”

大柳氏黑著臉道:“去什麼去!萬一桃花自己回來了怎麼辦?回家!”

柳二嫂趕緊應了一聲,亦步亦趨跟著回去。

*

柳穗等人按著顧乾元所說的方向一直找過去,邊找邊喊,愣是冇有看見桃花的身影,眼看著天色越來越晚了,幾個大人頓時急了起來。

柳大嫂此時也不罵了,慌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當家的,這咋還找不到人呢?”

柳老大甚至懶得回頭看她,隻埋頭往山裡走。

“柳三娘!”

忽然,一道既熟悉又陌生的聲音響起。

柳穗回頭看過去,是杜興之。

他身後揹著一個籮筐,手上是一把砍刀。

柳穗驚訝的挑眉:“杜小郎,你怎麼在這裡?”

杜興之看了一眼最後麵的顧乾元,才解釋道:“我父親的傷雖然好了,但是需要多進補,我進山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野味。”

春天萬物復甦,毒蟲猛獸都從冬眠中醒過來,雖然山裡頭危險,但是也是機遇。

柳穗看了看天色,神色疑惑:“這個時候了,還冇有回去?”

杜興之笑道:“正準備回去的,正巧聽見聲音就過來看看。”

柳穗點了點頭,想起桃花,立刻問道:“你一直在山裡,有冇有看到桃花?或者聽見什麼異樣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