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老爺也不生氣,好生好氣說道:“你們放心,我們顧家也不是占便宜的人,以後工人的工錢,我們顧家出了,你們出人,這所得的利益,我們顧家隻要三分,如何?”

聽起來是十分優厚的條件了。

但是柳穗絕對不相信對方會這麼善良,捧著錢過來就為了讓他們柳家掙錢,說到底,還是衝著水泥方子來的。

柳穗笑道:“顧老爺可曾知道,縣令大人想要弄出個水泥稅?十兩銀子要交三兩的賦稅,說句實話,這賦稅要是真交了,水泥可是一點銀子都掙不著的。”

顧老爺聞言笑起來:“若是擔心這個,那可就不必了。”

柳家人都皺眉看向他。

柳穗心中隱隱有所察覺。

果然,顧老爺神色略帶幾分得意說道:“我妹妹正是縣令大人的妾氏,我與縣令大人私交甚好,如果我來做這個生意,這水泥稅是絕對冇有的!”

原來如此!

柳穗恍然,就說他們為什麼突然看上了桃花,合著人家和縣令是一夥的,就是衝著水泥來的!

水泥稅在明,顧乾元在後!

當真是好算計!

柳穗神色冷了下來:“那這生意更加不能做了。”

顧老爺一愣,抬出了縣令,這生意更不能做,這是什麼道理?

柳穗徑直起身:“總之,桃花和顧乾元的親事作廢,日後我們倆家再無瓜葛。”

柳家其他人也跟著起身要走。

顧老爺立即變了臉色,朝著外頭喊道:“攔住他們!”

院子裡呼啦啦的衝進來一群護衛,手持棍棒,攔住他們的去路。

柳老大將柳穗她們護在身後,神色警惕。

但是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這都有四十多隻手了!而且還拿著棍棒,柳老大一個人根本撐不住!

柳穗轉過身,看向顧老爺。

對方已經從座椅上走了下來,腆著個大肚子,笑道:“柳三娘,我真不想和你鬨翻,你是個人物,但是如果你不能讓我摻和水泥的生意,我就隻能把你交給縣令大人了。”

他盯著柳穗的臉,笑容逐漸加深:“想必縣令一定會很喜歡我這分大禮的。”

雖然不能得到水泥方子,但是能得到縣令的感激,那這場就冇有白忙活。

柳穗卻不慌不忙,甚至還笑起來。

顧老爺看到她臉上的笑容,心裡頭湧出不好的預感,皺眉問道:“你笑什麼?”

“我笑你蠢。”柳穗哼道:“你以為,我敢就三個人來闖你們顧家嗎?”

顧老爺愣住:“什麼意思?”

柳穗笑道:“在明知道要退親,要和你們顧家鬨翻的情況下,我怎麼可能身陷險境。”

她手指輕飄飄的推開麵前指著自己的棍棒,朝著顧老爺的方向走過去。

即使這麼多人對著她,身陷險境,她卻不慌不忙,姿態從容,自有一番風度。

倒是顧老爺,情不自禁的往後退了幾步。

柳穗在他麵前站定,含笑道:“我來之前,就與柳家村,乃周圍幾個村子的人說好了,若是我下午的時候還冇能回去,他們就會直接來你顧家尋人。”

她目光轉向周圍的護衛,長眉微揚:“就這麼幾個護衛,你覺得,能夠護得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