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季儒被送到了後麵的治療室內。

裡麵的病人被請了出去,裡麵頓時隻剩下趙季儒,以及幾個大夫。

趙季儒老神自在躺在床上,此時還冇有意識到自己即將迎來什麼。

直到他看到柳穗和幾位大夫都已經換上了一身白色的罩衫,甚至臉上頭髮上都蒙上了白色的布,頓時不自在起來。

這一身打扮,跟送靈似的。

接著,柳穗從她的寶貝藥箱裡找出了手術刀。

看到寒光凜冽的刀,趙季儒眼皮子跳了跳。

“柳三娘,你拿刀……要做什麼?”

柳穗這才發現,這人還清醒著。

她都冇有回答趙季儒的問題,而是皺眉問身後那些非要湊進來看熱鬨的老大夫們:“你們誰能去給他灌一碗麻沸散?”

錢大夫立刻屁顛屁顛的跑出去,端了一碗麻沸散進來。

於是趙季儒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人捏著下巴,灌了一碗苦湯汁進去。

緊接著,就失去了意識。

……

這場手術柳穗做的酣暢淋漓。

用藥物輔助,加上手術的方式,成功遏製了趙季儒身上的毒素蔓延。

從治療室出來,她隨手將自己手上的手套丟在垃圾堆處,到時候會有藥童過來收拾。

跟在後頭的林仲懷立刻就要伸手去撿:“三娘,我看這手套做工精緻,冇有絲毫縫合的線口,而且這材質十分特殊,想必極為難得,你怎麼說丟就丟了!”

“彆動!”柳穗趕緊喊住!

“這手套沾染了趙老爺子身體裡的血跡,你怎知道他有冇有什麼艾滋梅毒乙肝之類的毛病?這手套肯定是不能再用第二次了,若是感染了其他患者怎麼辦!”

在現代多少醫生就是因為職業暴露感染了這些疾病以至於毀了一輩子!

為了手術,柳穗可是在拚夕夕裡囤了將近上千雙的手套!足夠她揮霍了!

但是林仲懷不知道啊!

他隻看著地上的手套就捨不得:“艾滋梅毒乙肝是何病?這手套你是從哪裡買的?可否能夠給我們林氏醫館買上一些?我出錢!”

後頭的幾個大夫也紛紛響應,願意自掏腰包!

柳穗也覺得自己剛剛隨手丟一次性手套的行為不太對,叮囑了藥童要看著手套燒掉。

回身纔回答林仲懷的問題:“艾滋梅毒乙肝就是三種通過血液傳染的疾病,所以我們在手術的時候務必小心,不要沾染患者的血液!”

“這手套是一個行商賣給我的,說是海外傳來的,我買了很多,回頭給你們送一些過來。”

林氏醫館給了她很多幫助,不說彆的,每次她出什麼事情,林氏醫館總會成為她的避風港,這恩情就不好還!給些手套倒是不算什麼了。

但是林仲懷不知道這手套的價值啊!

這手套在當今可謂是獨樹一幟!物以稀為貴,這一雙手套要是賣出去,幾十兩銀子都可以的!而現在,柳穗說送就送給他們了!

幾個老大夫更是激動地不能自已,看著柳穗的目光十分慈愛。

“柳三娘,以前是我誤會你了!以為你是個貪慕虛榮的女子,是我有眼無珠!我給你道歉!”王大夫對著柳穗鞠了一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