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物理?”

翌日清晨。

周秀和柳穗蹲在柳家的屋簷下嗦麪條,柳穗將昨天晚上買來的初級物理重新摘抄了一遍,交給了周秀。

周秀翻了一會,發現自己愣是一個字都看不懂。

“這裡頭這些奇奇怪怪的字是什麼?此書作何用?”

柳穗將麵嗦完,把碗放到一邊的桌子上,然後說道:“這是我師父之前交與我的,我覺得此書能夠讓天下女子都願意讀書,真心想要讀書,所以拿出來當教案用。”

周秀不懂。

柳穗解釋道:“這世上的大多數人都是庸人,以女子讀書能夠明智而勸她們入學的概率很低,所以需要以利誘之。”

周秀若有所思:“所以柳三娘你會告訴柳家村的人,在女子學堂讀書後,會幫女學生找工作,讓她們知道,現在讀書,往後就能掙銀子。”

“這還不夠。”柳穗搖頭:“女子不可為官,讀書對我們來說,並冇有像男子那邊有吸引力,所以,我給咱們女子學堂選了這本,物理學。”

柳穗將書拿過來,翻到其中一頁:“這一頁,是教咱們怎麼在夏日裡製冰。”

再翻一頁:“這一頁,是教我們怎麼做火器。”

周秀神色大變,一把拽住柳穗的手腕:“何為火器?可是火藥?”

柳穗愣住:“倒也不算是火藥。”

周秀臉上的緊張緩緩散開,但是還冇有等她放鬆,柳穗又繼續說道:“火藥隻是火器中的一種,火器是一個大的範圍。”

周秀:“……”

她僵硬的轉頭看向柳穗,遲疑問道:“三娘,教這些小娘子做火藥,是否不太好?”

讓一群小姑娘去練火藥?先不說那些小姑娘們願不願意,這萬一真練成了,以後梁國聽誰的?

周秀是見識過火藥的威力的,雖然隻有那麼一次,但是這種遠超時代的東西出現在戰場上,絕對就是一大利器!

而這種東西,柳穗要教給一群可能連字都不認識的小娘子?

萬一要是這些小娘子脾氣上頭,直接將火藥用在打架鬥毆上,那可就出大事了!

柳穗見她神色焦急,忽然狐疑的盯住她:“秀兒,你是怎麼知道火藥的?”

火藥之事,她隻通過app告知了梁承嗣,周秀一個閨閣女子,怎麼知道的?

周秀神色僵住,很快就反應過來:“是山長告訴我的,當初羊城一戰,正是我軍忽然用了一種名為火藥的武器,所以我們才能以寡敵眾,突襲得勝。”

柳穗眼中疑色稍稍緩解,解釋說道:“放心吧,這本書上的火藥隻是部分基礎的介紹,頂多做個鞭炮什麼的。”

周秀不知道鞭炮是個什麼,但是顯然,又是一件從未在大梁出現過的東西!

她試圖勸解柳穗:“三娘,讓一群什麼都不懂的小姑娘們去學這些是否是有些不太合適?她們能學會嗎?如果長時間什麼都不懂,也許會厭惡學習……”

柳穗笑起來:“正是因為她們什麼都不懂,所以我纔想要教她們,因為無知,所以無畏。”

那些已經度過幾十年聖賢書的秀才們都認為格物是小道,他們不屑與去學,就算是柳穗強行讓幾個人去學了,在學習的過程中內心充滿懷疑,這樣註定走不長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