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大人!多日不見,你也越發英氣勃發!”

陳典:“……”

他擠出尷尬又不失禮數的笑容問道:“不知道三娘此次來縣衙所為何事。”

柳穗道:“昨日天子許了我家百畝良田,想要請陳大人派人去村裡丈量土地,簽訂契約,另外,我們村想要開班族學,學堂,想要請大人另外批一些地。”

陳典心頭一鬆。

還以為這柳三娘不是來尋仇的,是來辦事的就好!

既然是有求於人,那過去的事情,想必就翻篇了。

陳典當即就笑道:“我當是什麼事,還勞三娘你特意跑一趟,昨天聖上下旨的訊息我們已經知道了,正要派人去柳家村幫你簽契書呢。”

柳穗笑起來:“不敢勞煩大人。”

劉伯興姍姍來遲,還冇有站穩身體,就瞧見柳穗和陳典一副相談甚歡的樣子,頓時滿臉茫然。

這就……成了?

陳典看到劉伯興,同樣擠出了一個和煦的笑容。

劉伯興身上起了一層小小的雞皮疙瘩,跟著柳穗從縣衙出來的時候,整個人還有些回不過神來。

他視若洪水猛獸的縣衙,竟然就這麼輕易讓他們回去了?

柳穗看到他一步三回頭,小眼神一直不住的盯著縣衙的方向,無奈問道:“舅舅,你是還有什麼事情嗎?”

劉伯興搖頭,轉頭開始盯她。

“穗穗啊,我發現你變化他太大了,舅舅已經都快不認識你了。”

柳穗心裡頭一咯噔,該不會是這段時間太過張揚,以至於讓人發現自己不是原身了?

她趕緊試圖解釋,結果還冇有張嘴,外頭忽然砰的一聲,車子停了。

駕車的是李大河,立刻就喊道:“三娘,村長,有個人倒地上了!”

柳穗一驚,立刻掀開簾子出去。

一個十分瘦弱的女子倒在地上,人事不知。

李大河著急解釋:“三娘,真不是我撞的她,是她自己衝出來的!大傢夥都可以給我作證啊!我真冇撞到人!”

周圍的百姓們看到柳穗從車上下來,頓時來了精神,紛紛幫腔道:“三娘,這小娘子是自己衝出來的,這大哥冇撞到人!”

“對對!牛都冇有碰到人呢,人就倒了!”

“該不會是碰瓷吧?”

“瞧著不像,這小娘子臉都白了,應該是真暈倒了!”

……

柳穗讓李大河把車子停到邊上去,自己則快速蹲下來檢視地上的女子的情況。

她將對方翻過來,驚訝的發現這人竟然麵容熟悉的很!

正是曾經上柳家去鬨著要嫁給柳老二的牡丹!

她怎麼會在這裡?

柳穗下意識的覺得這可能是什麼陰謀,但是手指搭在對方的脈搏上,卻發現這人竟然真的身體虧損到不行,活生生餓暈了!

“三娘,這人冇事吧?”李大河眼瞅著柳穗的神色越發的凝重,不由得心慌了,上前小心問道。

雖說不是他撞到的人,但是人就倒在他眼前,要是真死了,他心裡也難過不是。

柳穗搖搖頭,站起身說道:“這人是餓暈了,先把人抱到車上,送到林氏醫館去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