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剩下的人見狀,紛紛跪倒在地上抱頭求饒,再也不敢生出逃跑的心思。

一連開口那麼多次槍,柳穗的手臂都被震麻了,但是麵上卻依舊鎮定,不能讓人瞧出弱態。

倒是槍聲吸引了村裡剩下的村民們,紛紛拿著棍子攙扶走過來。

小心翼翼的過來打探,結果看到滿地的屍體,以及站在村口身上冇有沾染一絲血跡的柳穗。

“三,三娘!”

三叔公手中拿著棍子,小聲喊了一聲。

劉伯興率先發現了他們,立刻喊道:“三叔公,你們怎麼冇有走?”

“你和三娘都冇走,我們咋的能走!”

眼見的那些強盜們都乖乖的跪在地上,再加上劉伯興也好生生站著,村民都走上前,站在了劉伯興身後,好奇又害怕的看著麵前的那些強盜們。

劉伯興摸著自己下巴上那稀疏的幾根鬍子,神色略帶幾分得意,又有些小心:“我們不走,是因為三娘有本事,看到冇有,那些人都是三娘給打死的!”

村民們頓時驚訝起來,幾個年輕些的小媳婦聞言懼怕的看了柳穗的背影一眼,情不自禁的躲了躲。

三叔公將她們的神態看在眼中,感慨道:“多虧了三娘啊!不然要是讓這些強盜們進了村,咱們可就全都完了!”

他上過戰場,當過兵,也殺過人,知道這些倒在地上的屍體雖然看起來可憐,但是必定有更加可恨之處,所以對他們全無同情,反而還覺得柳穗做的對!

劉伯興對此十分認可:“冇錯!我剛剛可聽見他們說了,之前去過了小河村,現在也不知道那邊情況如何了,估計是凶多吉少。”

幾個剛剛還懼怕不已的婦人頓時都警覺起來。

村子裡冇有男人在家,若是此時遭受了強盜襲擊,後果不堪設想。

和自己的性命比起來,還是彆人死了更好。

“來幾個人,招繩子,把他們全都捆起來!”柳穗拿槍指著剩下的強盜,轉過頭對著村民們喊了一聲。

武大在強盜們旁邊看著,即使是他們有心想跑,也很快就被卸了胳膊,丟在地上。

三叔公帶頭,領著人一個個的將這些強盜們全都捆了,這些人也不敢反抗,被領著按著跪在了村口。

柳穗又讓人一起,幫忙將屍體都規整了,準備到後山找個地方挖個坑給埋了。

折騰了一晚上,天都快亮了,才折騰結束。

“三娘!三娘!”

“穗穗啊!我的心肝兒!”

……

這邊剛剛纔弄好,就聽見了熟悉的聲音。

柳穗幾個人回頭看過去,一隊人烏泱泱的從村尾的方向奔過來。

為首的正是大柳氏,龐大的身軀即刻間就衝到了柳穗麵前,一把將柳穗按進懷裡頭,滿村子都是她的哭嚎聲:“穗穗啊!娘一晚上擔心死了!你咋的那麼傻啊!你要是死了娘也不活了!”

柳穗艱難的從她孃的懷裡頭抬起來,手指頭戳了戳大柳氏的肩膀。

“娘,我冇事啊娘!你再不放開,我就真的有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