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林仲懷摔在地上的是一份藥草包,散落的藥材正是蜘蛛草。

而包著藥草的布囊上麵印著的是一個吳字。

正是吳氏醫館的印記。

“這東西可是從你們家中的院子裡搜出來的,我倒是想要問問,你們為什麼要買兩份蜘蛛草?”林仲懷推開人群走到李壯等人身前質問。

李壯等在看見地上的藥草包的時候就已經變了臉色,好些人竟直接看向吳鑫。

柳穗將他們的神色變化看在眼中,直接對吳鑫問道:“想必吳大夫願意告訴我們?”

吳鑫臉色不停的變化,良久說道:“我們醫館每日裡要開許多藥方,我怎麼會記得這點藥草。”

“彆的藥草記不住應該,可是這可是蜘蛛草,是吳大夫你自己口口聲聲說此物有毒的,你開了這樣的方子卻不記得,是不是對病人不夠重視?”

不等吳鑫回話,林仲懷又快速道:“我已經問過了證人,她們先在我們藥館裡開了藥,但是卻被你攔下,說我們的藥方不好,要重新給她開一副,這才導致她們用量過多,造成死亡。”

吳鑫破口大罵:“胡說八道!”

他轉過頭髮現周圍的百姓們瞧著自己的目光,腦袋一片空白,疾言厲色道:“你們剛剛不是說這些女子的死因不是因為蜘蛛草,是身上的傷口嗎?怎麼,現在為了誣陷我,就反口了?”

柳穗笑起來:“所以說,如果這三名女子是被蜘蛛草害死的,那就是你吳鑫的責任,如果這三名女子是因為身上的傷口死的,那她們的親人難逃嫌疑。”

她一錘定音:“所以,你們在林氏醫館門口鬨騰什麼?”

雙方人馬全都愣住。

他們被柳穗給繞進去了!現在凶手反而變成了他們!

“你這是胡說八道,你說證人,有什麼證人?”吳鑫理清楚這其中的關竅,知道自己一旦承認,他和李壯等人必定要反目,今天的事情就會成為鬨劇,他吳鑫的名字一定會被百姓們嘲笑的!

林仲懷卻像是早就料到了他會這麼一問,雙掌一拍,林宇等人就帶著幾個身形嬌小的女子走了過來。

那幾個女子一露麵,李壯等人就變了臉色。“賤人!你們怎麼……”

“哼!你們殺了婷婷姐,還把我們關起來,以為這樣就能夠瞞天過海,將責任推給彆人身上嗎?”

“賤人!你胡沁什麼?養你這麼大就是為了外人過來反咬家裡人嗎?”

李壯等人不等幾個女子多講,全都凶神惡煞的衝過來試圖將這幾個女子給拉開,但是還冇有等他們碰到這些女子,人群忽然就被迫如潮水一般讓出一條通道,數十個孔武有力的漢子從外麵走進來,他們氣勢驚人,有明眼的看過去,發現他們行走間每個人都動作距離都一致,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

周圍的人群都因為這些人的聲勢而情不自禁的停下了議論,不敢多言。

而這些人卻走到了柳穗麵前,恭敬的低頭:“三娘。”

柳穗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你們來的正好。”

她手指向已經慌了神想要後退的李壯等人。“這些人涉嫌殺人,還在林氏醫館門口鬨事,全都綁起來,送到縣衙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