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壯等人見狀轉身拔腿就要跑,但是他們哪裡能夠跑的過護衛隊這些身強力壯的漢子們,很快就被抓了起來。

吳鑫見狀頓時也想要跑,林仲懷和武大一左一右將他攔住。

“吳大夫,你想去哪裡?”

吳鑫後退一步,色厲內荏道:“你們想要做什麼?我冇有殺人……”

“有冇有殺人,自然會有縣衙的大人們說了算。”

柳穗勾起唇角,衝武大使了個眼神。武大會意,立刻將人綁了,並且拿布襟堵住了他的嘴。

柳穗這才轉過身,對著周圍看熱鬨的百姓們拱手道:“諸位,這群人殘害人命,還想要誣陷林氏醫館,現在我們就將人送到縣衙,以證清白!”

林仲懷也反應過來,大聲喊道:“對!我們林氏醫館冇有害人,我們去縣衙!”

事到如今大家也都看出來了,今天這一切都是李壯和吳鑫等人的勾當,為的就是誣陷林氏醫館,為此不惜害了三條人命。

雖然說百姓們大多時候瞧不上花柳巷的女子們,但是人真的死了,未免又有些可惜,紛紛譴責李壯等人。

雖然縣令還冇有上任,但是縣衙的其他小吏們都不想在這個時候生事,到時候新上司瞧見了少不得要覺得他們辦事不力,所以當天就審了吳鑫和李壯等人,得到了真相。

“是為了杏林大會。”

第二日,林氏醫館後院,林仲懷跟在柳穗身後,邊給她打下手處理藥材,一邊歎息道。

“自打我管了林氏醫館以來,吳氏就冇有大夫去過杏林大會,外頭的大夫也隻知道我們林氏醫館,根本不知道他吳鑫,因此他心生嫉恨,纔想出這種損招。”

剛開始的時候隻是為了能夠壓林氏醫館一頭,讓人知道他吳鑫的能力,誰知道花柳巷的婷婷幾個因為被毆打,家暴,所以服用了過量的蜘蛛草,就這麼死了。

李壯等人找到他,想要獲得賠償,吳鑫就想著正好還將此事推到林氏醫館的頭上,不僅可以擺脫自己的罪名,還能讓林氏醫館名聲徹底黑掉,失去參加杏林大會的名頭,所以特意使了大價錢讓李壯等人配合他演戲。

但是他冇有想到,他們行事急促,破綻太多,而林氏醫館這邊又正巧碰上柳穗幫忙,不僅識破了他們的軌詭計,還將他們給送進了大牢,也算是惡有惡報了。

“花柳巷那些女子已經全都被安置好了,願意同你回柳家村,不過我算了下,至少有二十人,你那裡能安置?”林仲懷問。

柳穗將簸箕上的藥材都翻了一遍,而後才直起身,回道:“放心吧,我既然敢讓她們去,自然是能夠安置的。”

她已經讓武大他們將人帶回去了,村裡頭有周秀,相信能夠處理好的。

林仲懷等她伺弄完藥草,直起身,才躊躇上前,問道:“我爹想要見你。”

柳穗動作一頓:“你爹,要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