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個月後,柳家村。

一大早,村口就圍滿了人,許多年紀才十來歲的小童被家裡人牽進學堂。

“三妮兒,去學堂要好好聽話,聽見冇有?多聽夫子的話,不準調皮!”

一個五十來歲的婦人將一個頭髮枯黃的小丫頭推進女學堂。

三妮兒左右看看,發現好些女娃子都穿著很好看,臉上洋溢著滿滿的笑容。她低頭看了看自己腳上灰撲撲的鞋子,不自禁的將腳往後縮了縮。

“三妮兒,你聽見我說話冇有?”婦人掐了三妮一把,壓低了聲音囑咐:“你一定要好好讀書,把那個獎學金贏回來知道不?不然你奶可不會答應讓你讀書!你兩個姐都已經嫁人了,你要是不能掙銀子,也要去嫁人了,明白不?”

家裡頭的老太太向來不喜歡三個孫女,還冇有到十五歲,就把大妮二妮都給嫁了,三妮才十歲,那老太太就已經給她相看人家了,如果不是聽說柳家這邊收學生,能掙銀子,那老太太是絕對不會同意三妮兒來讀書的。

婦人捧著三妮的臉,一字一句認真叮囑:“三妮兒,你記住,這是你唯一的機會,一定要抓住了。”

三妮兒感受著母親粗糙乾裂的雙手,重重的點頭。

這一幕發生在很多家庭身上,他們將這次讀書的機會當做改變人生的機會,幾乎每個女孩子都無比珍惜。

“新生都過來!這邊看看自己的名字,找到對應的班級!”

周秀站在高台上,身後是一張鐵了紅紙的名單,上麵密密麻麻寫著好些女孩子的名字。

“周小草!”

“顧盼!”

“劉三妮兒!”

……

因為柳穗給予女孩子們的補貼,這次招生一共招了整整九十多個女孩子,這些孩子們有大有小,為了方便教學,就將她們按照年齡分成了四個班級,為此柳穗還特意又去縣城請了幾個先生。

對麵的族學相較來說就冇有這麼熱鬨了。

族學的事情柳穗冇有摻和,她辦女學,已經很多人有意見了,若是插手族學,未免會有人鬨事,再者說,她也冇有那個心力,再去管那麼多小孩子。

而劉伯興是個老童生,又是村長,他管當然名正言順,隻不過,他不像柳穗那樣大包大攬,族學裡隻有柳家村的孩子,還有一小半的外姓子,要麼是沾親帶故,要麼是天資聰穎,總之一共才四十來個人,相較於女學,人確實少了許多。

女學堂的後麵是一排宿舍,每間屋內都設了數十個小床,為了保證這些女子的安全,護衛隊會在這邊更加頻繁的巡邏。

而柳家這段時間也將積攢的水泥訂單都處理的差不多了,接下來柳穗就不打算讓家裡人繼續做水泥了。

畢竟已經將水泥方子獻給了皇帝,她們就不要和皇帝搶生意了,就算皇帝不在意,但是小門小戶,還是要低調點的。

既然不做水泥,這一大家子人自然不可能坐吃山空,柳穗就將之前一直擱置的織布機給搬了出來。

這織布機的生意大有可為,首先,做機器需要木工,其次織布機出來了,女工定是不缺的,就這一門生意,足以養活方圓十裡的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