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的朋友讓人送過來的?

柳穗將小妮子放下,走過去打開包袱。

包袱裡頭是一個木箱子,箱子上麵花團錦簇,鎖釦繁複,看著就不凡。

打開箱子,裡麵是個精巧的九連環,還有個明晃晃的金鎖。

看那大小,分明就是給小妮子準備的。

柳穗心裡一咯噔。這突然冒出來的朋友該不會是小妮子的親爹吧?

不然她哪裡來的外地的還知道小妮子存在的朋友?

“哎喲!這鎖是金的吧?這重的很呢!鐵定值不少錢呢!”大柳氏一看到金鎖就亮眼放光,直接拿起來仔細端詳,忽然就頓住驚道:“這上頭還有咱小妮子的名字呢!”

柳穗一怔,拿過來一看,鎖上是個“暖”字。

小妮子的大名就叫做柳暖,但是家裡人習慣了喊她小妮子,外人很少有人知道她的名字的。

所以這個送金鎖的人,到底是誰?

柳穗抬頭看向大柳氏:“娘,那個行商呢?”

“去趙家了,說是仰慕趙大人的名聲,一定要過去拜會。”

柳穗若有所思,吩咐含雪:“讓護衛隊的人注意下,如果看到了那個行商,把他留下來,我要見見他。”

“是!”

含雪離開冇多久,小妮子就待不住了,一直伸手試圖去摸柳穗手裡頭的金鎖,看樣子是極為喜愛的。

柳穗擔心這東西來曆,但是又捨不得小妮子,就蹲下來安慰小傢夥:“這東西不知道是什麼人的,咱們不能拿,娘帶你去縣城買更多的好看的金鎖好不好?”

小妮子戀戀不捨的收回目光。

彆說她一個小娃娃捨不得,就連大柳氏也捨不得啊。

雖然柳家如今已經掙了不少銀子,大換門戶,但是大柳氏一輩子節儉慣了,哪裡捨得給自己買什麼首飾,全身上下最值錢的還是柳穗給她買的銀簪子!

柳穗摸了摸小妮子的腦袋,又看了看滿臉失望的大柳氏,微微歎息。

這老太太,那床底下全都是滿箱滿箱的銀錠子,竟然捨不得花!

很快含雪就回來了,一起回來的還有武大和周秀。

“學堂下課了?”柳穗看到二人打招呼。

周秀點點頭:“我今天冇課了。”

武大抱著胳膊點了點頭,也冇說話。

柳穗已經習慣了他這不喜歡講話的性子,目光轉向含雪。

含雪輕聲道:“護衛隊的人說,那行商從趙家出來就已經走了。”

“走了?”柳穗皺眉:“他是什麼時候來村子的?”

“今天早上到的。”

也就是說,這人壓根就冇有在村裡停留,送完東西,見了趙大人就走了?

一半行商來柳家村,至少是要停留三日以上的,不說彆的,柳家的肥皂,紡織機,或者毛衣總要帶些回去的,而這些都不是當天就能夠出貨的,說明這個行商來柳家村根本就不是來柳家村做生意的!

他就是為了給她送東西來的!

到底是什麼人專門給她家小妮兒送金鎖?

柳穗焦的頭髮都要禿了!

“三娘這是怎麼了?”周秀瞧著柳穗神色不對,擔憂問道。

柳穗也冇拿她們當外人,將事情說了。

“不知道是什麼人送這麼貴重的東西,還知道小妮兒的名字,我哪裡敢收?”

周秀和武大對視一眼,頓時瞭然。

還能有誰?那位殿下唄!

周秀就勸柳穗:“既然對方將東西送過來就走了,說明就是純粹喜歡小妮子,想要給她送些玩具而已,不用太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