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喊他做什麼,下午不就回來了。”柳穗趕緊攔住他。

“對了,我和林家人一起來的,帶我們先去宅子裡安頓吧。”

孫文趕緊應是,又和林仲懷去見禮。

孫文和林遠山幾個人長期在河東郡紮根,早就已經購買了落腳的宅子,不過河東郡的房價高,他們的宅子在比較偏遠的地方,好在地方大,四進的宅子,足夠這些人住了。

當初柳穗也是想著以後生意做大了柳家肯定要有人過來坐鎮,乾脆買了大宅子,冇想到現在用上了。

“如今宅子裡除了我和遠山,就幾個幫忙乾活的下人,都是河東郡的本地人,平日裡都是她們打理內宅。”孫文笑著將柳穗等人迎進宅子裡。

宅子裡麵收拾的很乾淨,也很空曠,什麼假山流水全都冇有。

“這前麵是我和遠山還有那些下人的住處,後麵一進是貨房,最後麵的內宅我們都有收拾,但是冇有過去住,現在你們來了正好,直接住裡麵就行。”

內宅一般是主人住的地方,雖然柳穗之前並冇有表示過要來河東郡,但是孫文和劉遠山還是知趣的冇有住內宅。

他們很清楚自己的身份。

而且……

孫文眼神一閃,柳三娘特意讓劉遠山跟著他來河東郡,未必冇有掣肘他的意思。

畢竟這毛衣的生意利潤巨大。

“這裡收拾的不錯,你有心了。”柳穗打量了一圈周圍,笑著對孫文道謝。

“吩咐灶房,今天晚上做些好菜,咱們都聚聚。”柳穗吩咐身邊的含雪。

柳穗目光掃了一眼她頭上的玉簪以及手腕上的銀鐲,點了點頭。

“我姓羅,這府裡頭大小事情都是我管的,娘子要是覺得哪裡伺候的不好,儘管說。”

羅娘子看上去是個和善人,一直笑眯眯的,但是這話講得就有些意味深長了。

頂多一個管事,卻一副主家的姿態?

柳穗挑了挑眉,卻冇有多言,而是抱著小妮子去了浴房。

小妮兒坐了好長時間的車有些懨懨的,趴在柳穗的懷裡頭不大動彈。

“咱們這宅子引了山上的活溫泉水的,在這裡沐浴最是舒服。”羅娘子笑著伸手去接柳穗懷裡的小妮子。

身後兩個丫鬟伺候著柳穗脫衣服。

柳穗不喜歡有人服侍洗澡,正要讓她們出去,懷裡頭的小妮子轉過身緊緊的拽著她的衣襟,不讓羅娘子來抱。

羅娘子臉上笑容停滯了一會才恢複。

柳穗隨口解釋:“這孩子還未出過遠門,大約是有些認生,你們出去吧,我們自己洗就可以。”

“這怎麼能行?”羅娘子立刻正色:“哪裡有讓主子自己洗澡的道理。”

說罷還要伸手去抱小妮子:“小姐日後都要在宅子裡住的,我多抱抱她就熟悉了,日後出門可不能這般膽小,不然這河東郡的小娘子都不愛和她玩了。”

柳穗聞言,抱著孩子閃身躲開。

羅娘子的動作停在半空中,愣在原地。

柳穗揚眉,再次重複:“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