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穗注意到武大的神色很奇怪,眼角一直往她們對麵瞟。

雖然他的動作很隱蔽,但是對於一個常年冇什麼表情的人來說,這種眼神的變化已經算是很激烈了。

柳穗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頓時愣住。

“程四?”因為太過吃驚,她的嗓子都差點破音了。

懷裡頭的小妮子也看過去,看到程四的那一刻臉上立即揚起了大大的笑容:“程叔叔!”

程四大步走過來,自然地從柳穗的懷裡頭接過小傢夥,然後高舉起來。

“小妮兒,你又重了。”

小妮子暫且還不知道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笑嘻嘻的捧著程四的臉。

跟在程四後麵的曹越和林沖都要嚇麻了!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叔叔?”林沖茫然的學了一句。

陳魏壓低了聲音解釋:“這是殿下在外認識的朋友,殿下很喜歡這位小女郎。”

知道這位表弟常年住在羊城冇有京城,不知道小妮子的長相代表了什麼,特意用更低的聲音囑咐:“對這位女郎和娘子客氣些。”

旁邊的曹越更加坐實了自己的想法。

殿下身邊的第一護衛都囑咐他們對這位小女郎客氣,說明瞭什麼?說明對方真的是他所想的那樣,是殿下的種啊!

自以為已經洞察了事情真相的曹越看向小妮子的眼神十分熱切。

這可是大梁第三代唯一的子嗣!雖然是一位女郎,但是如果能夠得其青睞,飛黃騰達指日可待!

柳穗無意中發現了曹越看向小妮子那熾熱的眼神,默默的起身將正在和程四玩鬨的閨女給抱了回來。

程四這倆朋友該不會是腦子有點問題?

她十分警惕的將小妮子的臉轉到另一邊,不給曹越瞧見。

程四已經習慣了她對自己的態度,半點都不見外,直接在她對麵坐下。

“這是我的兩個朋友,曹越,林沖。”他隨口介紹。

曹越和林沖趕緊上前見禮,因為不清楚柳穗的身份,所以氣氛有些尷尬。

柳穗倒是冇啥想法,打過招呼,就將注意力放在了程四身上。

“你怎麼會在河東郡。”

“河東郡最近很熱鬨,我在家無事,特意來瞧瞧。”程四從懷中摸出一個小巧的圓形的東西,遞給小妮子逗弄她。

柳穗看見圓蓋上的貓咪頓時抽了抽嘴角。

正是樓下孫文在賣的鏡子,拚夕夕一元出品。

“這鏡子挺貴的,你自己收著吧。”柳穗尷尬推拒。

懷裡頭的小妮子好奇的看過去,又不感興趣的轉回了目光。

程四見狀挑眉,笑問道:“不喜歡?”

小妮子滿臉嬌憨:“程叔叔,這種小鏡子我有好幾個啦,你留著自己玩吧!我娘還送給我一個超大的,比我還大的鏡子,下次你去我家,我帶你去看!”

一張小嘴巴拉巴拉的,柳穗想要捂她的嘴都來不及。

這要是有好東西,她向來都是先給家裡人用的,所以柳家那幾個臥室裡是人人都有一麵半人高的穿衣鏡,就連舅舅劉伯興家都有。

柳家的人雖然覺的鏡子是個好東西,但是卻不知道外頭都賣到了什麼價,否則還不得要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