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個辛辛苦苦起早摸黑的去和水泥,做肥皂,結果掙的還冇有家裡頭一麵鏡子多。

“看來,是我獻醜了。”程四無奈一笑,隨手將手中的鏡子丟進身後的林沖手中。

林沖眼疾手快接住,打開映入自己的臉,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好傢夥,這等精緻的小鏡子那小女娃竟然說有好幾個,這是啥家庭啊!

旁邊的曹越也看的一臉懵。

說那小女郎是太子殿下的孩子,可是她喊殿下程叔叔?

說不是,價值千兩的鏡子,她有好幾個!

“你們兩個剛剛說有事對吧。”程四含笑問林沖,眼睛裡卻一點笑意都冇有。

林沖還冇有反應過來,旁邊的曹越一把拉住他:“對,冇錯,我們還有事,先走了……程四爺。”

他停頓了幾許,才喊出那聲程四爺。

程四微微頷首,吩咐陳魏:“送送他們。”

陳魏立時放下胳膊,走過去一邊一個將兩個人攬住往外走。

曹越和林沖還想回頭看一眼,陳魏手掌用力,一人一個眼神,兩個人被硬推出去。

一出酒樓,林沖立刻反過神,一把拽住陳魏的胳膊,低聲問道:“表哥,上頭那女娘什麼來曆?”

曹越與陳魏是第一次見麵,但是此時實在是控製不住內心的疑問,也瞅著陳魏問:“那位小女郎,可是小殿下?”

陳魏目光左右看看,閉口不言。

林沖是個急性子,勾住他的脖子威逼:“你不要賣關子,快點說!”

這對錶兄弟兩個年少時曾經一起長大,又一同上過戰場,感情自然深厚。

陳魏看了一眼樓上的方向,神色嚴肅了些。

“雖然殿下不曾明說,但是那女郎的容貌你們也瞧見了,而且殿下對柳三娘態度十分……特彆,總之,你們就客氣些是了。”

曹越微微瞪大眼睛。

“柳三娘?上頭那位女郎是桃花縣那位柳三娘?”

陳魏點頭。

“那怪那小女娃說她有好些鏡子。”曹越一歎。

雲鶴樓對麵的成衣鋪賣毛衣是柳三孃的生意這件事不少人都知道,今日那鋪子賣鏡子的訊息他也聽說了,由此可見,柳三娘當真是富得流油。

“等等等等!我怎麼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林沖一臉懵。

越聽他越心驚。

陳魏看了他一眼,恍然道:“差點忘了你冇有進宮過,不曾見過皇太後。”

“這怎麼還和皇太後扯上關係了!”

陳魏拍了拍曹越的肩膀:“你給他解釋吧。”

走了兩步正要上去,又退回來,沉著臉囑咐道:“殿下在外不曾表露身份,柳三娘隻知道他叫程四,你們務必不要說漏了嘴。”

曹越慎重點頭,心中卻不覺得他們和柳三娘還要再見的機會。

樓上。

人一走,柳穗的肩膀都放鬆了下來。

“程大人怎麼在河東郡?”

程四看著她放鬆的眉眼,含笑道:“聽聞這邊最近有很多有趣的事情,特意過來轉轉,冇曾想又遇見了三娘。”

他聲音很輕,笑意不減:“倒真是緣分深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