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穗已經恢複了理智,雖然錢很好,但是她現在不缺錢了,但是一旦掉馬很有可能被人當成妖怪給烤了,所以,她堅定地拒絕了銀子的引誘。

“我這小廟裝不下您這尊大佛,您還是另找他處吧。”柳穗起身,順手從身邊的含雪手中將娃給抱了回來。

眼看著人都下樓梯走了,程四依舊老神自在的坐在原處,陳魏憋不住了。

“殿……老大,你怎麼就讓柳三娘走了?”

程四往下對麵成衣鋪的方向看了一眼,老神自在:“放心吧,她走不了。”

他千裡迢迢從京都趕過來,可不是為了在柳三娘麵前這麼晃一圈又回去的。

他視線落向窗外,對麵成衣鋪門口一群奇裝異服的番邦人身上,唇角微勾。

他站起身,撣了撣身上灰塵。

“走吧,去看看柳三娘要不要幫忙。”

*

柳穗抱著娃剛走出雲鶴樓大門,就看到了對麵自家的鋪子裡來了一群番邦人。

為首的是個穿著白色洋裙的女人,胸口掛著一顆翠綠色的項鍊,她身後跟著七八位同樣臉孔深邃,金色髮絲的男人。

這些人一出現,成衣鋪原本擠的滿滿噹噹的人群都自動消散了許多,好些人的注意力都落在這群人身上。

孫文也瞧見了她們,笑著迎出來。

“幾位,不知道有何貴乾?”

為首的女子神色高傲的掃視著店鋪裡的情況,然後一張嘴:“嘰裡咕嚕……”

眾人滿臉茫然。

這說的啥?

語言不通啊!

孫文試圖說話慢一點:“您能說官話嗎?”

“嘰裡咕嚕……”

得,白費!

孫文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眼看的對麵的番邦人神色越來越不耐凶狠,頓時急的額頭上冷汗都出來了。

“這些番邦人說什麼,你們能聽懂嗎?”

“除了釋譯官誰知道她們在說些什麼。”

“我記得雲鶴樓的掌櫃會番邦語!孫掌櫃,你要不去讓人去請一請。”

……

孫文聽了人群中建議,頓時朝著劉遠山的方向拱了拱手,讓他去對麵的酒樓請人。

不過聽說雲鶴樓背景深厚,他家掌櫃也不是時刻都在店裡頭,不知道今日能否找到人。

劉遠山撐著手從貨櫃上跳出來,然後快步朝著對麵的酒樓走過去。

結果還冇有進去就看見了站在門口的柳穗。

柳穗問明瞭情況,挑了挑眉,還未開口,身後就傳來程四的笑聲:“看來三娘你遇到了麻煩,可需要幫忙?”

她微微回身,看到了站在樓梯上的程四,他臉上的笑容彷彿是早就有已經料到了這一幕。

柳穗不置一詞,將娃交給含雪,攔下劉遠山,自己走進了店鋪。

程四見狀臉上笑容微收。

鋪子裡的人仍舊圍著這些番邦人指指點點的,柳穗進去的時候冇有人注意到。

這裡頭看熱鬨的人太多了。

倒是孫文,一瞧見她就像是見著了救星一樣拱手就拜:“三娘!”

“三娘?是那位聲名遠播的柳三娘?”

眾人頓時齊齊回頭看過去,一個容貌白皙精緻的女子站在人群裡,朝著為首的番邦女子問道:“hel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