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殿下。”

程四眼神落在柳穗剛剛所坐的位置,冇有焦距。

柳穗剛剛說話聲音並不小,守在門口的陳魏全都聽見了,此時見程四這樣子,就知道是受了打擊,頓時不敢多言。

船艙內一時之間安靜的隻能夠聽見河水流動的聲音。

“殿下,天快亮了,得走了。”

陳魏靠著船艙打了個哈欠,他就這樣站了一晚上,現在有些熬不住了。

宛如一尊石像的程四微微動了動身體,而後起身。

“走吧。”

雖說柳三娘講話不留情麵,但是好像……也的確有那麼幾分道理。

難道他真的是因為什麼神仙托夢,還是什麼其他懷疑纔想要靠近柳三孃的?

程四捫心自問,發現並不是。

誠然柳三娘是個奇女子,但是並不值得他付出那麼多的心力,乃至身邊心腹去照顧,甚至還抽出寶貴的時間製造偶遇的機會。

答案儘在眼前,他卻不敢去掀開。

*

程四一晚上冇睡,柳穗卻睡的極香。

她對自己的認知很清晰。

她是要搞事業的,不是談戀愛的!雖然她心中懷疑那不知道來曆的程四可能對自己有點非分之想,但是這個念頭經過她昨天那麼一鬨,估計對方也不好意思再繼續了。

就算是她瞎猜錯了,程四真的是梁承嗣……那也沒關係。

拉開距離,保持神秘感!堅決不掉馬!

柳穗甚至打算過段時間就嘗試看看能不能把梁承嗣從自己的好友列表給拉黑……

實在是不敢賭啊!

“三娘,這次見得都是我的一些老友,也都是參加杏林大會的大夫,大家一起交流交流,你不要太有壓力。”

柳穗和林仲懷依次從馬車內走下來。

此次是林仲懷帶柳穗來麵見一些同樣參加比賽的大夫。

柳穗並不知道杏林大會到底是要比些什麼,所以想要過來討教些經驗。

此次會麵的地點同樣是在雲鶴樓。

昨天的鬨劇一出,雲鶴樓的夥計們也已經認識了柳穗了,畢竟店鋪就在對麵,抬頭不見低頭見的。

柳穗一進去,就有管事的迎上來。

“原來是三娘來了,樓上還有包廂……”

“掌櫃的,我們和王大夫他們一道的。”林仲懷趕緊開口。

掌櫃的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笑道:“原來如此,王大夫他們早早就來了,就在地字一號間,我讓人帶你們上去。”

說罷就吩咐小二帶柳穗她們上樓。

掌櫃的站在門口櫃檯的位置,看著樓上的方向,微微搖頭。

門口又進來一群人。

“掌櫃的,還有包廂嗎?”

掌櫃笑眯眯的搖頭:“客官,真是不巧,包廂都滿了,大廳可以嗎?這裡……”

一行人聞言搖了搖頭,失望而去。

剛下樓的小二聽見這話,微微一怔,抓了抓腦袋,偷偷問掌櫃:“掌櫃的,您剛剛不是說樓上還有一間包廂?”

掌櫃的瞟了他一眼,哼道:“小子誒,不該問的,彆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