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老爺急的差點衝過來,柳穗一個眼神掃過去,厲聲喝道:“彆過來!”

趙老爺硬生生的停住腳步,不忍的轉過身,不去看這如同挖心一般的場麵。

就連旁邊的一些老大夫都忍不住驚撥出聲,但是好在被柳穗一聲給喊回了神。

柳穗的手很穩,這種手術對她而言冇有什麼難度,難得是要減輕在手術過程中對患者造成的感染,畢竟這裡可不是現代的無菌手術室。

“紗布。”柳穗喊道。

一旁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湊過來的王大夫見狀趕緊從旁邊的藥箱中翻出一塊乾淨的白紗布遞過去。

柳穗舉起紗布,對著林仲懷說道:“一會我喊你,你就將瓷片拔出來。”

林仲懷神色有些緊張。

雖然他已經旁觀過柳穗的手術過程,不過這一次他如果不小心,趙飛很有可能就會死亡!一個小孩子的命就掌握在他的手中,他如何能不緊張!

柳穗笑了笑,安撫林仲懷:“不要怕,你一拔出來,我就會立刻止血,不會有事的。”

想起柳穗那神乎其神的止血藥粉,林仲懷心下稍安,點了點頭。

隨著柳穗的聲音,瓷片被突然拔起,鮮血飛濺出來,柳穗立刻用止血鉗鉗住斷開的血管,麻利的用紗布擦拭周圍。

“鑷子,腸線!”

王大夫不知道鑷子是何物,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林仲懷一把推開他,將東西拿給柳穗。

柳穗動作麻利的放開止血鉗,快速的吻合血管,手上動作利落乾淨,飛針走線將傷口進行縫合。

很快,血止住了。

王大夫站的近,能夠清晰看見全部,臉上的表情從不屑緩緩變成了慎重,後來甚至和林仲懷頭靠著頭觀看柳穗的動作,神色著迷,生怕少看了一個步驟。

隨著柳穗剪斷腸線,一聲“好了”,所有的人都跟著鬆了一口氣,幾個老大夫趕緊朝著床邊擠過去,想要看看傷口。

趙老爺更是脫力一樣跌坐地上,但是很快就又奮力爬起來,朝著兒子的方向跌跌撞撞的衝過去。

林仲懷趕緊攔住他:“令郎的傷口纔剛剛縫合,可經不起碰撞,萬一開了可就不好了。”

這些都是他跟著柳穗學來的。

趙老爺聞言嚇的立刻停住了身體,不敢有大動靜。

柳穗將自己的東西都收拾好,囑咐道:“雖然瓷片取出來了,但是他傷到了血管,需要一定時間來恢複,等他醒了給他吃點清淡的,先在床上躺半個月,然後七天後才能吃活血的東西。”

趙老爺聞言連連點頭,奉若聖旨,就差拿毛筆給記下來了。

不止趙老爺聽得認真,在場的這些老大夫們莫不是都豎起一雙耳朵,生怕漏了什麼。

在柳穗手術之前,老大夫們都是一副看你要鬨什麼幺蛾子看好戲的態度,等手術真的成功,所有人看著柳穗的目光都變了。

王大夫臉上擠出笑,湊到柳穗身邊:“柳……大夫,你這手術一法頗為討巧,不知道能否和我們交流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