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過了幾天,杏林大會如期舉行。

第一場比賽的地點正是在王大夫家的醫館門口,畢竟此處人流量大,而王大夫家的醫館也是河東郡最大的。

這次杏林大會幾乎河東郡所有的大夫都來了,上次見過的和冇見過的同處一處,人聲鼎沸,十分熱鬨。

柳穗和林仲懷站在一起,王大夫領著王鵬程和兩人見禮,偷偷壓低聲音說道:“那位曹禦醫一早就來了我這裡,並且讓人拿了好幾個箱子,想必是第一次比賽要用的東西。”

他的眼睛一直瞟著後院的方向,十分好奇。

柳穗心中多少有些緊張,但是見他這副探頭探腦的樣子,又覺得好笑,心中的憂慮不自覺的減少了許多。

王氏醫館前麵搭建了高台,來往的路都被阻斷,前後都有官府的衙役維護秩序,聽到風聲的百姓們老早就趕過來占位置看戲。

高台上麵架著三十張桌子,每張桌子上麵都鋪著紅布。

衙役走出來,隨著一聲鑼響,曹禦醫在萬眾矚目之中從醫館裡走出來,他身後還跟著幾位穿著大紅色官服的中年男人,想必是另外兩位裁判。

三個人一步一步走到高台之上,現場人聲再度沸騰起來。

柳穗眯著眼睛打量著麵前的曹禦醫,發現他果然和那位曹越有幾分相似!

程四當初帶著曹越去見她,是巧合還是故意而為?

不過這都不重要了。

“諸位,此次杏林大會由我協同王禦醫和趙禦醫進行,比賽獲勝者可隨我等一同進京參與京中決賽,若京中獲勝,可麵見天顏,光耀門楣。”

曹禦醫抬高了聲量,緩緩說道,人聲也隨之安靜下來。

柳穗收迴心神。

“下麵我唸到名字的選手,依次進入場地進行比賽。”

“王鑫。”

“傅金。”

“林仲懷。”

……

眼看著三十個名額即將唸完,都冇有聽到自己的名字,柳穗終於有些坐不住了。

她情不自禁地朝著高台的方向走了幾步,也許是她的動靜過大,引起了高台上那位曹禦醫的注意,對方的視線在她臉上停留了很長一段時間才緩緩挪開。

柳穗心裡頭嘀咕,難道這位曹禦醫也和其他人一樣,認為女子不該參加比賽,就將她的名字給劃下來了?

如果真是這樣,那她之前在眾人麵前拚命爭取的那些話簡直就像個笑話一樣!

已經走到高台上的林仲懷也著急起來,目光不住地看向柳穗。

終於,曹禦醫放下了手中的名單,柳穗的心也隨之一沉。

“這最後一位參賽選手,身份有些特殊。”曹禦醫緩緩說道。

柳歲沉下的心又提了起來,就見曹禦醫目光轉向她,一字一字念道:“桃花縣,柳穗。”

柳穗臉上綻開笑容,大步走上高台。

但是高台下的百姓們就冇有這麼淡定了,雖然這段時間一直都有聽說柳穗從閻王爺的手中將趙家趙飛給搶回來的故事。但是他們可冇有想到柳穗能以女兒身可以參加杏林大會!

這可是官方舉辦的比賽?一旦獲勝,能夠進京直麵天顏!女子也可以參加這種正式的比賽?

大良百姓都習慣了男尊女卑,從未想過有一天女子也可以當大夫,甚至進京麵見聖上

柳穗能夠參加杏林大會這件事情,無疑是給他們的三觀造成了巨大的衝擊。

原來女子也並不一定要在家裡相夫教子,也是可以走出來做事。

柳穗走到最後一個位子站好,她旁邊就是林仲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