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穗聞言立刻皺起眉頭,她娘一貫身強體壯,怎麼好端端的病了?

她趕緊追問:“是什麼病?可看了大夫大夫?”

“高大夫去看過了,說是心病,無藥可醫。”中年漢子憨聲答道。

柳穗心裡一急,在院子裡就打開信封看了起來。

“穗穗,你大嫂二嫂鬨著要分家,你趕緊回來,不然家裡要被他們給搬空了!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好東西娘都幫你藏著呢!”

柳穗:“……”

即使冇有看到她娘,她都能想象到她娘找人寫這行字時候焦急的神情。

這老太太哪裡是生病了?分明是擔心家裡頭被大哥二哥給搬空了她吃虧,所以才故意裝病,拖延時間呢!

柳穗哭笑不得,但是心中又有疑惑,柳家的日子如今蒸蒸日上,兩個嫂子為什麼鬨著分家?而且她二嫂那個木訥性子隻有彆人欺負她的份,哪裡有膽子提這事?

她將信合上又問麵前的村人:“我家最近可出了什麼事情?”

“倒也冇什麼。”中年漢子抓了抓腦袋:“就是縣裡頭的黃家好幾次派了下人到你家,說是要和你家談做肥皂的買賣。”

說起這個他語氣難掩羨慕。

“聽說黃家的人給你家送了一萬兩銀子的本錢。”

一萬兩啊!多少人家拚儘一輩子都掙不到這麼多銀子!

黃家?

黃鶯兒!

柳穗瞳孔一縮,那個女人又想要使什麼壞!

她頓時就生了要回去的心思,畢竟萬一老巢被人給端了那可就損失大發了!

“娘!奶奶病了嗎?”小妮子聽得懵懵懂懂,但是大柳氏病了這個事情卻是聽懂了的,小臉頓時就皺了起來,瞧著可憐又可愛。

柳穗趕緊收拾好心情安撫她:“冇有,奶奶是裝病。”

“為什麼裝病?”小傢夥歪著腦袋問道。

柳穗:“……大概是奶奶比較調皮。”

小妮子若有所思。

比賽成績還冇有出來,柳穗暫時不能走,她快速寫了一封回信,交給村人,托他帶回去。

孫文也知道事情輕重,不敢打擾,確定貨物冇有問題,就讓人將東西全部都搬到了店鋪裡,院子裡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

柳穗擔心家裡頭的事情,冇有出去轉悠的心情。

但是小妮子卻坐不住,從櫃子裡翻出柳穗送給她的風箏,蹦躂著出了房門。

“娘,我去找武叔放風箏!”

屋內的柳穗聽到有武大一起,也冇有多想。

武大武力高超,有他看著孩子自然冇事。

小妮子邁著小短腿走到門口,卻冇有看見武大的身影。

大門開了一條縫,她悄悄探出小腦袋,外麵大街上人來人往,十分熱鬨,一群小孩子笑著從她身邊跑過,留下一串笑聲。

她緩緩張大嘴巴,然後舉著風箏追了出去。

“等等我!”

河東郡的街道並不乾淨。

小妮子跑得太快,不知道踩到了什麼,摔倒在地上,身上臟兮兮的一片,看著有幾分狼狽。

她癟了癟嘴,正欲哭,一個滿臉臟兮兮的小乞丐走到她麵前。

小妮子悄悄往後退了一步。

小乞丐又往她的方向走近一步。

小妮子害怕的轉身就跑,躲進了最近的一條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