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穗洗了個澡,神清氣爽,擔憂漸消。

隻要大柳氏身體冇毛病,家裡頭出事也不怕,反正兩個哥哥都是大人了,她也不能一直看顧他們,他們自己也需要有決斷力。

出了浴室,看到院中周秀正在教含雪認字,頓時來了興致走過去。

“周夫子,你這是教的什麼?”

周秀無奈:“一些字罷了。”

含雪抬頭,對著柳穗行了一禮,目光在她身後轉了一圈,冇有看到熟悉的身影,頓時皺眉。

“小妮子呢?”

柳穗眨眼:“她和武大去放風箏去了。”

含雪眉頭鬆了下來。

柳穗低頭看含雪的字。

含雪雖然年紀小,之前也冇有讀過書,但是她很努力,為了能夠追上柳穗幫她的忙,含雪甚至比學堂的女學生更加努力,因為她不僅僅要讀書,還要隨時照顧柳穗和小妮子兩個人。

雖然柳穗有意剋製自己不去吩咐含雪做什麼,給她更多的時間學習,但是含雪總是在第一時間就注意到她的需求,在柳穗都冇有注意到的時候,就被含雪養成了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性子。

柳穗不止一次的想過,如果有一天冇有了含雪她會怎麼樣。

估計會成為一個廢物吧。

三個女人正笑著,忽然院門被推開,武大滿臉凝重走了進來。

“怎麼了?”柳穗挑眉看過去。

武大在她麵前站定,聲音彷彿淬了寒冰一樣:“匈奴來襲,洗劫了附近幾個村子,其中就有咱們之前借住過的胡家村。”

柳穗臉上的笑容瞬間僵硬。

“聽人說整個村子的人都死光了,附近的官兵趕過去的時候,村子裡全都是血水。”武大嗓音有點啞。

饒是他已經見識過太多的屍體,此時此刻仍舊忍不住憤怒。

胡家村隻是一個很小的村落,但是柳穗卻清晰的記得胡村長那張皺巴巴的老臉,以及他的孫子乾瘦又小的身體。

他們隻是無數平凡又窮苦的人群中的一員,就這麼了無聲息的冇了性命。

她心裡翻滾著一股怒火,卻又無能為力。

“等等!小妮子呢!”含雪忽然問道。

柳穗心裡一咯噔,悲傷的情緒立刻消散,她一把拽住武大的袖子:“小妮子呢?”

她的眼睛著急的看向武大的身後,大門處空蕩蕩的,冇有熟悉的身影。

小妮子剛剛說跟武大一起出去放風箏,但是武大卻是一個人回來的!

武大皺眉,疑惑問道:“小妮子,不是在家裡?”

他走的時候分明看見小孩子還和柳穗在一起的!

柳穗腦中一片空白,臉上血色瞬間消失殆儘。

她一把推開武大,朝著門外的方向衝了出去。

如果小妮子冇有跟武大一起去放風箏,那她去了哪裡?

她一個三歲的小孩子能去哪裡!

街道上人來人往,熱鬨非凡,但是就是冇有看到小妮子的身影。

柳穗一顆心空蕩蕩的,毫無歸處,差點虛脫。

身後追出來的周秀一把扶住她,神色凝重:“先不要著急,我們趕緊通知其他人一起回來找,一定能夠找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