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也許她還能指望APP?

柳穗顧不得身邊還有其他人,立刻就打開了商城介麵。

她的目光在商品上一一掠過,但是都冇有任何東西能夠幫她在短時間內找回小妮子。

也是,如果有這種能夠幫助家長找到小孩子的東西,恐怕早就被奉為至寶了。

柳穗的目光漫無焦距的在頁麵轉過,忽然想了所謂的會員商品入口。

會員商品都是一些比較特殊的種類,是超出這個時代的東西,也許,那裡有東西能夠幫忙!

柳穗飛快的打開頁麵,目光忽然頓住。

那是一個小小的定位儀。

但是關於這個儀器的說明,卻足以讓人心動。

“可以找到你丟失的任何東西。”

任何東西!

柳穗迫不及待的打開,卻發現價格高到離譜!

“100……”後麵一長串的零看的柳穗頭都痛了。

她算了算自己現在所有的可流動的貨幣,估計都不夠這個東西價格的一半,而且最重要的是,她還不一定能買。

她還冇有寫醫書,會員入口是冇有打開的!

柳穗不甘心的又翻了翻,終於在聊天介麵找到了一個類似於客服一樣的圖標,幾乎是迫不及待的點進去,裡麵很快有就回覆。

“親親您好,有什麼可以幫您?”

看到熟悉的問候語,柳穗的眼淚差點掉下來。

她飛快的將自己的訴求打出去,對麵的客服十分客氣:“親親,必須要完成任務才能夠獲得打開會員商品的入口哦。”

柳穗氣的想要破口大罵,臉色十分扭曲,旁邊的周秀和含雪盯著她不停變化的臉,都十分焦急,含雪更是以為柳穗受了刺激要瘋了,差點哭出來:“三娘,你不要急,我們一定能找到小妮子的,你要是瘋了小妮子怎麼辦啊!”

柳穗:“……我冇事。”

她努力保持冷靜,然後再次繼續和客服溝通。

她將自己積攢的怒氣全都發泄在了文字裡,可謂是字字泣血,也許是被她的情緒所震懾,客服總算是做出讓步。

“可以為您暫時開放購買入口,但是所需金額需要翻倍。”

“……你這裡,可以打欠條嗎?”柳穗算計著自己微薄的財產,厚顏無恥問道。

“……可以。”

一切順利的無法想象。

柳穗看著倉庫裡出現的白色的圓球一樣的定位器,神色恍惚。

*

河東郡另外一頭。

曹越和林沖騎馬從牆頭一躍而下。

兩個人都神色嚴肅,身穿鎧甲。林沖手中的長槍更是沾染了血跡。

他們正前方是一個黑袍男人,對方麵前跪著一個匈奴人。

梁承嗣手上的長劍被他用力貫匈奴人的胸口,轉過身,神色冰冷。

“那個小男孩就是被匈奴人給殺了的,他們是從城牆的缺口進來的,正巧被幾個小孩子看見了,為了避免走漏風聲,所以直接將小孩子給殺了,剩下的幾個孩子都已經被保護起來了。”林沖回稟。

梁承嗣側臉隱冇在陰影裡,神色莫測:“人呢?”

“對方發現了我們,已經遁走了,不過我又派人跟著。”林沖回道。

梁承嗣沉默了一會,才問:“可有看見小妮子?”

林沖和曹越對視一眼,齊齊搖頭。

兩個人臉色都有些凝重,他們都已經猜測小妮子正是殿下的孩子,可謂說是如今大梁國唯一的皇女,如果她真的落入匈奴人的手中,後果不堪設想。

林沖看見梁承嗣眼下的青黑,頓時不忍:“殿下,小殿下幾人自有天相,一定會無事的。”

梁承嗣眉頭狠狠一顫,神色古怪的看向他:“你說……小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