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路跟著林沖的隊伍走了快三天,她身體都已經感受不到疼痛,總算是看到了目的地。

林沖的隊伍找了個狹溝進行修整,柳穗不敢靠的太近,在他們後麵找了個石頭當做避風點,暫時休息。

定位儀上的箭頭越來越明顯,說明距離小妮子所在的地方越來越近。

柳穗壓抑著焦急,狠狠的咬了一口手中的牛肉乾。

不能急。

夜幕降臨。

天上下了一點小雨。

林沖的人已經和匈奴的探子進行了第一次碰撞,柳穗用望遠鏡瞧見林沖砍下了其中一人的頭顱,讓剩下的探子送回去。

“告訴你們的首領,讓他交出這個小孩,否則,大梁的鐵騎一定會踏平草原。”林沖劍尖上滴著血,俯身吩咐已經嚇破了膽子的探子,將一張畫像仔細疊好,塞進了對方的懷裡。

探子一隻手拿著兄弟的頭顱,另一隻手拿著懷裡頭的畫像,戰戰兢兢的轉身就跑。

“大人。”等人走遠,林沖身邊的副官靠近,低聲問道:“咱們不如直接打過去,這次帶了這麼多人……”

林沖側頭看了他一眼,眼神謹慎:“不行。”

副官不解。

匈奴人雖然凶悍,但是人少,如果大梁真的有心想要滅了他,對方根本冇有機會反擊,此次看見林沖帶了這麼多兵,副官還以為朝廷終於下定決心想要一舉將整個草原都給換個姓。

林沖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長劍,語意深長道:“你要記住,咱們這次的目的,是救回那個小女孩,至於草原,自有其他人來打。”

動了小殿下,這草原上的人還想活命?

副官腦袋更糊塗了。

那個走丟的小女孩到底是什麼身份,怎麼能鬨出這麼大動靜!

而帶著同伴頭顱的探子也已經回到了大營。

蘭卓安頓好了自己的家人,就帶著弟兄們組織了防線,此時所有人都聚在營帳裡等著探子回來。

“蘭卓,安於回來了!”

原本已經昏昏欲睡的蘭卓瞬間來了精神,緊盯著衝進大帳裡的人。

安於手中抱著人頭,眼眶流出熱淚:“蘭卓……”

“你們和大梁的士兵交戰了?”蘭卓看到他滿身的鮮血頓時變了臉色。

“是,大梁此次不僅帶了兵馬,而且還有後援,他們還讓我給您帶話。”安於從懷裡拿出那張人像,交給蘭卓:“林沖說,要我們交出這個人。”

蘭卓一愣,快速的將手中的畫像打開,上麵畫著的是一個三四歲的小女娃,披著貂毛披風,腦袋上紮著兩個小小的雙丫髻,上頭綴著鈴鐺,看起來十分俏皮。

畫中的小女娃笑的十分燦爛,一看就生活幸福。

蘭卓卻心中一沉。

他認出了這小女娃是誰。

正是他從河東郡城內給綁回來的兩個奴隸中的一個!這個小奴隸被他抓住的時候,腦袋上正是綴著兩個鈴鐺,他嫌鈴鐺礙事,直接給丟了!

“快!去找蘭琪兒,不!讓人去我家附近搜!有兩個奴隸在附近,一定要將她們找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