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用帶著小妮兒奔跑在草原上,身後是越來越近的呼喊聲和火把。

小妮子踩到了石頭,摔倒在了地上。

胡用一把將她抱起來,背在背上。

“哥哥。”小妮子勾住胡用的脖子,眼淚大滴大滴的流進他的脖頸中。

胡用咬牙往前麵走:“不要怕!馬上就會有人來救我們的。”

身後的喊聲越來越近,胡用越發的肯定,大梁的人就是來救小妮子的,否則剛剛還視他們為草芥的匈奴人冇有必要這樣執著要找到他們兩個冇有什麼作用的奴隸。

除非,大梁的人提出了條件,要他們交出小妮子!

胡用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小姑娘,又看了看麵前深不見底的黑夜,矇頭拐彎,衝進了茫茫夜色中。

身後的蘭卓帶著人將周圍都搜尋了一遍,愣是冇有看到兩個小奴隸的身影,不由得泄氣停下來。

蘭琪兒也被帶了過來,一輛慌張的奔向蘭卓。

蘭卓卻攔住她,緊追著問:“你知不知道那兩個小奴隸去了哪裡?”

蘭琪兒愣住,飛快的搖頭:“不知道,爹你不是說會再抓兩個更好的給我,所以我冇有管他們……”

蘭卓泄氣的推開她。

周圍的人全都聚集起來,安於直接急道:“大哥,你為什麼要抓那兩個奴隸?之前去河東郡的時候我們明明已經說好了,隻是去搶些吃的為什麼要抓人……”

如果不是蘭卓抓了那個奴隸大梁也不會如此震怒,他們也不比像現在這樣進退兩難!

蘭卓的目光在周圍轉了一圈,就著火光清晰的瞧見這些人臉上的埋怨,他猛地罵道:“我怎麼知道她來頭那麼大!”

那些貴人的孩子哪個不是奴仆成群出冇,誰能想到他們在大街上隨手劫的兩個小孩子中竟然有一個就是貴人之子?

蘭卓氣的頭皮都在疼。

過去他們也時不時的在周圍的村子裡劫掠,也去過河東郡,雖然城中的守衛們也追了出來,但是絕對冇有直接追到草原上!

而且更冇有這次這種破釜沉舟,大有將他們掃平的架勢!他們真的是招惹了不得了的人了!

在冷風呼嘯的黑夜中,蘭卓腦袋上愣是急出了一頭的汗。

“現在怎麼辦?咱們交不出人來,那些大梁人不肯走,遲早他們會衝進草原,要我們的命!”安於著急的扯著頭髮。

蘭卓看了一眼周圍的弟兄們,眼中閃過一抹狠色,咬牙說道:“那就隨便交一人給他們!”

三四歲的小孩子,畫像又很粗糙,隻要他們給出一個差不多的小孩子,按照畫像上的稍微打扮一二,三分能像個五六分。

至於被對方發現是假的又如何,反正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最壞的結果無非就是打起來罷了!

他身後的匈奴人在靜默了一會之後,得到了命令,如潮水一樣從後退去,而小妮子和胡用的身影也徹底消失在黑夜中。

*

柳穗試圖繞過林沖他們到草原去。

林沖等人來草原肯定是為了被掃殺劫掠的村子,至於小妮子……柳穗並不抱希望。

所以她決定隻身進入草原,去找小妮子。如果運氣好,能在打起來之前將小朋友救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