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沖騎在馬上,遠遠看到了對麵走過來的一群匈奴人,為首的那個手中牽著一個孩子,個子很小,走路還磕磕絆絆的。

“林將軍,你們要的人我帶過來了!”蘭卓還未靠近,對麵大梁的軍隊就已經戒備起來,長劍對準了他們,他立刻將身邊的小孩子拉出來。

火光明滅,小孩子的臉被帽子遮住,無法看見真正的麵容。

林沖當即就坐正了身形。

是小殿下?

他拽緊韁繩,馬慢悠悠的朝著蘭卓的方向走近,身後的士兵們蠢蠢欲動。

“等等!”蘭卓如臨大敵,當即伸手喝止。

“你們必須要先退兵,否則我就殺了她!”

他將小孩子一隻手拎起來,另一隻手橫刀架在她的脖子上。

小孩子當即就哭出了聲。

林沖剋製著內心的震怒,麵上不動聲色高喊道:“我怎麼知道你手裡頭的那個是不是我們要找的人?我要先看看那個孩子的臉!”

蘭卓麵色變化不定,咬牙道:“可以,但是隻能你一個人過來!”

林沖頗為自負的抬起下巴:“行!”

他抬手止住身後騷動的軍隊,夾住馬肚,朝著蘭卓的方向走過去。

隨著他越發的靠近,蘭卓身後的匈奴人神色越發的緊張。

林沖將他們的神色看在眼底,不動聲色的捏緊了腰間的佩劍。

“夠了!就在那裡停下!”蘭卓算計好了距離,立刻喊道。

他手上的孩子哭聲不止,在黑夜中十分淒厲。

林沖看了一眼那小小的身影,不得不停下。

他不能拿小殿下的安危冒險。

“掀開她的帽子,我要確認她的身份。”林沖抽出長劍,對準了蘭卓的方向。

雖然不能靠近,但是他也絕對不會放鬆警惕。

蘭卓看見他臉上的肅殺之意,暗自啐了一聲晦氣。

既然糊弄不了,那就隻有殺了!

他眼中閃過一抹狠色,故意抽出彎刀,慢悠悠的挑起小孩子頭上的帽子,在她的臉暴露在光線下的同一時間,將人朝著林沖狠狠的丟了過去。

林沖冇有看清小孩子的樣貌,頓時嚇得從馬上站起來雙手去接小孩子。

就在這個時候,眼前寒光一閃而過。

蘭卓手持彎刀朝著他狠狠的刺了過來!

這一刀要是刺中,他非得頭身分家不可!

林沖身體飛速的後仰,躲過這致命一擊,而後雙手接住了被丟過來的小孩子,借力跌落馬背,翻滾在地。

落地的第一瞬間,他就看向懷裡頭的小孩子。

雖然穿著一樣的衣服,但是林沖還是一眼就認出來,這不是小殿下!

當初在雲鶴樓他可是盯著小妮子看了好幾眼呢!

他將手中的孩子交給後麵的屬下,持刀站起來,朝著對麵的蘭卓衝過去。

蘭卓一擊冇有得手,就已經立即退開了,此時正欲逃命。

林沖手持長劍衝了過去與他廝殺。

其他人也紛紛迎了上去。

在黑夜中,火光和喊殺聲沖天而起,震醒了整個草原。

蘭卓等人憑藉著對草原的熟悉和大梁的軍隊們糾纏不休,這一仗一直打到了天亮,直到大梁的援兵到了才罷休。

林沖此時身上已經被血給浸透了,鼻尖裡全都是血腥味,他拎著長劍直接走到蘭卓麵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領質問:“那個孩子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