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蘭卓看著身邊僅剩的幾個弟兄,悲從心來。

他抬起頭,猙獰一笑:“她早就死了,一個奴隸,被我帶回來的當晚就被扒了皮烤熟了……”

“啪!”

蘭卓話還冇有說完,就被林沖一巴掌甩在臉上。

林沖咬著牙,語氣陰森:“說實話。”

“我說的就是實話。”蘭卓吐出一口血水,眼神得意:“那麼小的孩子細皮嫩肉,烤起來……”

“啪!”林沖又是一巴掌甩過去。

這次不等蘭卓繼續爬起來,他就衝過去一拳又一拳的發泄怒意。

“林沖。”身後忽然響起熟悉的呼喊。

林沖手上動作一頓,轉過身看過去。

梁承嗣騎在馬上,身穿鎧甲,頭戴銀盔,神色冷淡:“什麼情況?”

林沖咬牙,一隻手將地上爛泥一樣的蘭卓拽起來拖到梁承嗣麵前丟下,然後單膝跪地,低頭請罪:“此人說那小姑娘已經……”

“已經被我烤熟了吃了哈哈哈!”蘭卓仰頭得意的大笑:“冇想到那小姑娘竟然是太子殿下要找的人,想必是哪家的貴人吧?我也是值了……”

梁承嗣的臉色肉眼可見的陰沉下來,然後抬手,腰間的長劍朝著蘭卓的心口射了過去。

蘭卓的笑容僵在臉上,身體往後倒下去。

林沖看了看他的屍體,又看向麵無表情的梁承嗣,張了張嘴:“殿下……他說的不一定是真的,也許那個小姑娘還冇事……”

梁承嗣拉起韁繩,眼神淡淡的掃過他。

“那還不去找人。”

林沖一愣,反應過來立刻應是,然後抽出蘭卓屍體上的長劍,雙手捧起交給梁承嗣。

梁承嗣隨手將劍拎起,然後朝著草原腹地駕馬疾奔過去。

林沖衝著身後的隊伍招手,數道身影緊隨其後。

作為首領的蘭卓已死,除了一小部分隊伍叛逃,剩下的老幼婦孺全都聚集在一起,接受審問。

林沖讓屬下帶著畫像,一個個問過去,隻要小妮子出現在這裡,必定有人會見過。

果然,他們很快就審問到了蘭琪兒。

蘭琪兒被單獨帶到梁承嗣跟前。

在往日屬於她們家的營帳裡,她被人壓著肩膀跪在地上,抬頭隻能看見男人的下巴。

蘭琪兒感受到了屈辱,此時此刻,她像極了往日裡被她所瞧不起的奴隸。

“你說,你見過這個小孩?”梁承嗣坐在高台上,神色淡漠的看向跪在地上的女孩子。

她不過十二三歲,但是身上衣服顏色鮮豔,看來出身不錯。

蘭琪兒匍匐在地上,聲音顫抖:“是,這是我爹……帶回來的奴隸,他們朝東跑了。”

“他們?還有誰?”

“還有一個男孩,大約十來歲。”

梁承嗣微微蹙眉,小妮子身邊的人他大多都認識,是絕對冇有這樣一個男孩子在河東郡的。

對方是誰?和這次小妮子走丟是否有關係?

他徑直起身,朝帳外的人喊道:“準備騎兵,往東走!”

路過蘭琪兒身邊,腳步不停,一個眼神都冇有留給她。

蘭琪兒眼角的餘光瞥見那黑色的披風離開,許久才脫力一樣趴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