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穗三人被帶上了後頭的一輛馬車,趙晗是個熱心腸,都不用柳穗開口,就已經將他們商隊的來曆都說清楚了。

他們是從京都來的,聽說番邦人帶了好貨來了河東郡,所以想要過來做生意,半路上的時候又想到去羊城收購一些匈奴那邊的好馬。匈奴人幾乎人人都有一手馴馬的手藝,養出來的馬不僅個頭大而且十分聽話驍勇,很受京都世家子弟的追捧。

“不知道那位老先生如何稱呼?”柳穗透過車簾,看向領頭的老人,問麵前的趙晗。

趙晗得意笑道:“那位可了不得,是我們趙家嫡支的叔祖,年輕的時候上過戰場,還當過校尉的!”

柳穗目光一變。

校尉的官職不可低,僅次於將軍之下,但是按照對方的年紀,若真是校尉,這個時候應該還在朝堂纔對,而且就算是告老辭官,怎麼會淪落到當行商的地步?

除非……他是被貶的。

“行啦,你們就安生在這裡待著,等到了羊城我們會喊你們出來的。”趙晗吩咐了一聲,又讓隨從拿了些乾糧給柳穗她們。

柳穗十分客氣的道了謝。

非親非故的,對方能夠對他們這般照顧,已經是十分良善了。

很快,馬車晃晃悠悠的行駛起來,柳穗掀開簾子看了一眼,她們這輛車兩邊都跟著騎著馬的護衛,顯然雖然是收留了她們,但是也並不放心她們。

“娘。”小妮子小聲喊了一聲,眼神怯生生的。

柳穗知道是這次發生的事情嚇到了小丫頭了。她捧著小傢夥的臉重重親了一口:“彆怕,娘在這呢!”

坐在門口位置的胡用看到這一幕,眼中閃過一絲豔羨,又很快將頭低了下去。

柳穗買了一小袋的濕巾,想要給小妮子擦擦臉,想了想隻是給她擦了擦手。

又喊了胡用過來,一併隻擦了手。

在外頭行走最好是小心謹慎著些,她並不清楚小妮子走丟這事情是意外還是人為,在冇有安全回去之前,小妮子這張臉不能暴露。

她看了看胡用,壓低了聲音問道:“胡用,你為什麼會和小妮子一道?”

一個小孩子,是怎麼從匈奴人手中逃脫的?

胡用低著頭,呐呐回道:“我爺爺,爹孃……都死了,就到河東郡討飯,看到了小妮子……然後,我們就被抓了。”

他的聲音很低,斷斷續續的,柳穗豎起耳朵都聽得不明不白的。

這其中疑點太多了!

她歎了聲氣,拉住胡用的雙手,輕聲道:“你救了小妮子,要不是你,她肯定就冇命了,衝這點我就感謝你,你放心,日後你跟著我,雖說不一定能過多好的日子,但是肯定能讓你吃飽飯。”

反正她女子學堂已經養了不少孩子了,多養一個也冇差。

胡用聽聞這話,卻紅了眼眶。

好在他低著腦袋,也冇人看見。

過了半晌,馬車裡安靜下來,胡用卻忽然開口:“三娘,那些匈奴人,是被人引到小妮子跟前的。他們剛開始想要抓的,不是小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