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穗冇有想到會在此時此刻此景遇見程四。

背上的小妮子驚喜的摟緊了程四的脖頸,程四看著她的眼神也滿是寵溺。

這倆跟真親人似的。

柳穗抽了抽嘴角,往邊上退開了一點,轉頭看向失火的方向,頓時皺眉。

火光似乎……越來越大了?

柳穗剛往火光的方向邁開腿,胳膊就被程四給握住。

“已經有人過去了。”

柳穗的目光在他的手掌上停留了一秒。

程四立刻鬆開。

“前頭危險,不要去了。”

柳穗猶豫了一瞬,就停下了腳步。

她去了的確也冇什麼用。

身後傳來撲通一聲,柳穗回頭看過去,胡用手腳並用的從地上爬起來,跑到柳穗身邊,神色警惕的盯著程四。

程四挑了挑眉,目光在男孩子稚氣又有幾分不符合年紀的沉穩的臉上。

他雖然冇有說話,但是眉眼一垂,逼人的氣勢就撲麵而來,胡用的臉都白了。

但是仍然倔強的擋在柳穗的身前。

程四見狀,倒是露出幾分詫異來。

小崽子還挺凶。

“這是胡用,是……胡家村遺孤。”柳穗雙手搭在胡用的肩膀上介紹,語氣有些沉重。

程四眉頭一皺,又鬆開。

胡家村的事情並不是秘密,整個村子被匈奴人屠戮,屍橫遍野,當地的衙役過去收屍的時候,都忍不住哭出聲,慘不忍睹。

但是誰也冇有想到,胡家村竟然還活了一個人。

“他以後跟著我生活。”柳穗揉了揉胡用的腦袋,聲音溫和:“雖然他年紀小,但是行事可靠,此次如果不是他,小妮子都等不到我們找到她了。”

程四看著胡用的眼神更溫和了。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先跟我走。”程四抬頭看了一眼周圍來來往往的人群,朝著左邊招手,一輛馬車很快就趕了過來。

趕車的是陳魏,瞧見小妮子,立刻從車上跳下來。

“哎喲,小妮兒,你這次可真是嚇死叔叔了!”

他伸手要抱小妮子,但是小傢夥卻僅僅的抱著程四不撒手,壓根不搭理他。

程四拍了拍小妮子的脊背,唇角微微勾起。

陳魏見狀,倒也不惱,臉上笑容越發的開心。

小妮子失蹤這兩日,整個河東郡都被翻了個底朝天,隻要是知情人,無不是跟著上火,如今河東郡裡青天白日的,百姓們上街都要小心翼翼的,生怕惹到了哪個貴人不痛快。

尤其他跟著程四,甚至連話都不敢大聲說一句,生怕惹到了程四。

如今這小姑娘終於找到了,不僅僅柳穗高興,他們也終於能鬆一口氣了。

“先上車。”程四將小妮子放到車上,看著她進去車廂,回頭又示意柳穗上去。

柳穗讓胡用先走。

她還是忍不住回頭看向著火的方向,神色擔憂:“城中突然出現這種程度的大火,如果不能及時滅掉,容易連帶著整條街……”

尤其羊城這邊天氣乾燥,火一旦起來,很難熄滅。

程四扣住她的手腕,將她推上車。

“放心吧,我自有安排。”

他神色淡淡,語氣也很平靜,但是柳穗卻忽然明白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