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雄的名字是他爹花了重金,請了縣裡頭的一個舉人給取的,但是他本人倒是並不弱這名字的期望,成為英雄,反倒越活越慫。

不過這一年他抓住了機會,從一個小村子裡頭找了發家致富的方法。

那就是花一點銀子從柳三娘手裡頭買了東西,再以高價賣到京城等繁華地方去。

靠著這個法子,他竟然也攢下了豐厚的家業,往日裡對他橫眉冷眼看不順眼的妻子,嶽家對他有了笑臉,每日好話不斷。

楚雄也在這些花言巧語裡漸漸迷失了自己,開始覺得自己真的天賦異稟,是個做生意的料子,至於那帶給他一切的柳三娘……不過是個眼界狹隘的女子罷了,若是他有那些水泥,肥皂的的方子,定不會止步於小小的柳家村。

“楚雄?”

夜深人靜,楚雄睡的迷迷糊糊,忽然聽見了一個好聽的女聲在喊自己,朝著聲音的方向看過去,一隻白色的巨蟒迎頭撲了過來,血盆大口差點直接咬掉他的頭!

楚雄一個激靈,大叫一聲連滾帶爬就跑,身後的腥味越來越重,窸窸窣窣的爬行聲也越來越大,楚雄嚇得肝膽俱裂,腿都軟了,他哆哆嗦嗦的轉過頭,巨蟒鋒利的牙齒朝著他的腦袋狠狠的咬下來……

“啊!”楚雄發出一聲驚叫,從床上坐起。

他滿眼茫然的看著周圍熟悉的景色,僵直的身體緩緩放鬆。

還好,還好,是個夢!

而另一頭,柳穗也被小妮子給搖醒了。

想起夢裡頭的場景,她滿足的伸了個懶腰,一把將小孩子給摟進懷裡揉搓。

不知道昨天晚上的美夢那位姓楚的商人能不能承受得住,畢竟接下來……柳穗打算送他個包月大禮包!

屋外傳來腳步聲。

“三娘?醒了嗎?”

是陳魏!

柳穗趕緊應聲:“醒了。”

“老大給你們備了車送你們回河東郡,你們得早做準備,以免時間來不及要在野外過夜了。”

柳穗眨了眨眼,有點不明白程四的意思。

這就讓她們回去了?

她快速收拾了一下,屋外頭陳魏恭恭敬敬的等著。

“程四呢?”柳穗看向他身後,空蕩蕩的,全然冇有瞧見程四的身影。

陳魏拱手道:“老大今天還有事情,就不送你們了,不過您放心,由我護送你們回去。”

柳穗回頭看了一眼小妮子,壓下心中的想法,微微點頭:“那就勞煩陳大人了。”

柳穗也想快點回河東郡去,在羊城人生地不熟她也不放心。

很快,她們母子三人就出了院子。

院外停著一輛馬車,馬車周圍站著不少人,各個身形精悍,一看就知道功夫不錯。

陳魏正在囑咐趕車的人動作慢些,身側還有一匹白馬。

“陳大人。”柳穗扶著小妮子和胡用先上車,然後走到陳魏的身側,從懷中摸出一個信封,遞給陳魏:“麻煩交給程大人。”

陳魏愣了一下,趕緊雙手接過來。“好。”

他轉過頭就喊了人過來,神色鄭重的將信封交給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