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穗正欲上馬車,忽然身後傳來熟悉的喊聲。

“等一下!等一下!”

昨天晚上她可是聽了一晚上這聲音喊饒命了。

柳穗猛地轉過身,就瞧見一個熟悉的胖子從馬車上爬下來,朝著陳魏拱手賠笑:“陳大人!陳大人!”

陳魏麵色不虞看過去:“你是誰?”

“陳大人,我是楚雄,之前在柳家村裡見過,冇想到儘早在羊城還能瞧見您!我特意過來問聲好!”楚雄挺著圓滾滾的肚子衝到了陳魏跟前,笑眯眯的說道。

陳魏費勁的想了想,終於想起了這張臉。

他隨著程四在柳家村裡轉悠的時候,也和外頭的行商們打招呼嘮嘮嗑,就是那個時候和楚雄說了兩句話的。

估計這人是今天早上的時候見到他,還特意打聽了他們的身份,所以現在纔會過來混個臉熟。

想到此處,陳魏臉上的神色就淡了點。

“我還有事,就不招待了。”他直接轉身招呼柳穗上車。

柳穗卻巋然不動。

陳魏愣住,皺眉低聲問道:“三娘,可有不對?”

三娘?

楚雄也愣住了,心裡一驚,視線轉向旁邊的身影。

為了路上趕路方便,也為了避嫌,柳穗此時身上穿著的還是昨日的男裝,她此時轉過身,似笑非笑的看向楚雄。

“楚老闆,許久未見了。”

楚雄臉色一僵,半晌才驚道:“柳三娘?”

柳穗點頭:“是我。”

楚雄看著她那張白嫩的臉,又看了看她身上的衣服,腦海中靈光一閃,猛地喊道:“你昨天也在客棧……”

想起昨天在客棧裡大言不慚說的那些話,楚雄的臉色頓時五彩繽紛起來,這柳三娘到底有冇有聽見他說的那些話?

“是啊,我昨天也在。”柳穗眼睛盯著楚雄眼下的青黑,故作疑惑:“楚老闆,我看你頭上黑雲罩頂,估計是有黴運纏身啊!”

楚雄張了張嘴,滿眼不安。

柳穗語帶深意問道:“楚老闆昨天晚上是否是做了噩夢?”

楚雄臉色一僵,頓時滿臉驚愕:“你怎麼知道?”

“我還知道,這個夢和蛇有關!”柳穗肯定道。

旁邊的陳魏聽得是一頭霧水,這是在做什麼?看相?算命?

柳三娘還有這本事?

柳穗看著楚雄的臉幽幽說道:“楚老闆,你大禍臨頭,多做善事吧。”

說完轉身就上馬車,絕對不給楚雄多問的機會。

陳魏趕緊揮手:“啟程!”

楚雄此時腦袋裡亂糟糟的,滿腦子都是柳穗是怎麼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做的什麼夢的!

難道這柳三娘還會給人看相?

是了!不然她哪裡來的那些神奇的方子,怎麼會做水泥?這柳三娘就是身有玄學!

難道真的被她說中了自己大禍臨頭?

楚雄臉色一變再變,等抬起頭,麵前的馬車已經快要走出巷子了!

他趕緊扶著肚子追上去,邊追邊喊:“三娘!等等我!你說清楚,我到底是什麼大禍,我還有冇有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