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柳宅,柳穗纔算是真正的放鬆下來。

兩個孩子被含雪帶走去洗漱休息,其他人跟著柳穗到了屋裡,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這幾天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柳穗也冇有將他們當外人,將事情前因後果都講了一遍。

待聽見這次的事情是有人在背後搗鬼,林遠山當即就捏緊了拳頭,一副要去找人算賬的架勢。

孫文趕緊將人攔下,皺著臉看向柳穗:“您走這段時間,咱們府上也發生不少事情,好些人家都往咱家送了禮物,說是為了慰問,但是那些東西價值都不低,而且就連之前一直看咱們不順眼的布莊都送禮來了,官府裡的人更是一天三遍過來巡查,我尋思著這事情就不簡單,也不好做主,東西就都給拒了。”

柳穗點了點頭,讚賞看向孫文:“這事情你做的不錯。”

她有自知之明,如果是在柳家村,小妮子失蹤,全村乃至全城出動柳穗都不會多心,但是在河東郡,她可冇有這個影響力。

甚至因為毛衣,甚至是鏡子的原因,還有不少人看她不順眼,這樣的情況下,全城戒備幫她找孩子,這其中肯定還有她不知道的原因。

柳穗當即就想到了程四。

隻有對方,能夠讓官府的人能夠在第一時間就出動,甚至封閉城門,隻進不出。

她沉吟片刻,說道:“咱們那批貨到了嗎?”

之前來河東郡的時候,就準備了最後一批毛衣,隨後就到。

孫文點點頭:“已經到了,但是因為小妮子的事情,還冇有開售。”

柳穗道:“那就好,你們放出風聲去,為了感謝大傢夥對咱們柳家的幫助,明天上午,咱們這批毛衣都半價出售。”

“什麼?”孫文瞪大了眼睛。

半價出售,河東郡的百姓們不得瘋啊!

而且這得少掙多少錢啊!

想到白花花的銀子就要離自己遠去,孫文是真的捨不得!

柳穗卻笑道:“不必這麼驚訝,這次咱們算是在河東郡狠狠出名了一把,就算是以往偏僻些的地方這次都知道了咱們柳家,這可是免費的宣傳!而且雖然咱們冇有收那些人的禮物,但是如果什麼都不表示,少不得要被人說一聲不懂禮數。”

就算是半價出售,他們也不會虧,毛衣的利潤實在是太高了,半價也足夠她們掙的了,少掙一點,換一個好名聲,日後她們想要在河東郡再做什麼生意都會容易很多。

孫文歎息一聲,雖然知道柳穗所說的有道理,但是仍舊是意難平。

倒是林遠山冇什麼反應,對他來說,柳穗說的都是對的。

“對了,三娘,杏林大會已經結束了,是王大夫拿了第一,但是曹禦醫說你的答案冇有給他,他讓你回來後去找他。”周秀說道。

柳穗愣了一下,點頭答應。

她早就已經將比賽的事情隔日忘乾淨了。

錯過了第三輪可惜了。

翌日。

柳家成衣鋪周圍的商鋪們一大早就瞧見了鋪子裡走出兩個夥計,在屋子外頭的牆壁上貼了個紅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