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恩回饋,限時特價,全場半折!”

這些老闆們甚至都來不及回屋,直接衝進鋪子裡。

“掌櫃的,我全要了!”

……

柳家成衣鋪毛衣打半價的訊息很快就傳開了,這些日子柳家本家處於風尖浪口,此時訊息不到一個時辰,城內大大小小的場合全都知道了,無數人蜂擁而至。

“這柳家的孩子找回來了?”

柳家成衣鋪對麵的雲鶴樓上,一個穿著煙青色長衫的女子把玩著手中的茶杯,神色不明的看著樓下人擠人的場景。

“已經找回來了,是那位親自去的。”

女子手中動作一頓,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丫鬟,語氣冰冷:“殿下親自去的?”

“是的,帶著林沖和陳魏。”

女子臉上的笑容一點一點消失,將手中的杯子放在地上,然後往樓下看了一眼,淡淡道:“走吧,回京。”

*

曹禦醫是曹越的叔父,如今就住在曹家。

雖說如今杏林大會已經結束了,但是曹禦醫已經多年冇有回家了,難免要在家中多住些時日。

柳穗到曹家的時候,曹家的下人像是得了吩咐,見了她都不用多問,直接就恭敬請進了府內。

一路走來也冇有哪個下人敢抬頭多問,十分規矩有禮。

柳穗被帶到了堂廳,很快,曹越就來了。

“柳娘子!”曹越領著一群人快步走了進來,一看到柳穗,立刻就彎腰行禮:“有失遠迎!”

這麼客氣倒是讓柳穗不自在了。

她趕緊起身回禮,講明來由:“曹禦醫讓我過來一趟,許是有要事,所以我一大早就來叨擾了。”

曹越愣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我叔父去陪祖母了,馬上就來,您稍坐會。”

他自然地吩咐身後的丫鬟們。

柳穗看到他的動作,挑了挑眉,猛地反應過來,這曹家的下人們或許是得了吩咐,但是並不是因為曹禦醫,而是曹越。

這個曹越為什麼要對一個隻有一麵之緣的人怎麼客氣?在不知道她要來的情況下都特意囑咐家裡要禮待?

還是因為程四?

這程四的麵子也太大了吧!

“聽說你家小女郎已經救回來了?”曹越坐在上座,笑問道。

他年紀不大,但是氣勢沉穩,已然有了當家做主的架勢。

柳穗瞧著既有幾分好笑,又隱隱佩服。

這世家大族養出來的孩子果真是不同。

“已經救回來了,還要多虧了曹家此次相助。”柳穗道謝道。

曹家這次也派了家中的護衛一同尋找,甚至還多次上柳宅詢問孫文是否需要幫助。

雖然對方很有可能是看在程四的麵子上才這樣熱情,但是柳穗得承這份情。

“這都是應當的。”曹越說道,他坐直了身體,正欲說些正經事情,外頭忽然傳來陣陣腳步聲,抬頭看過去,一貫沉穩的叔父曹禦醫腳步匆匆走進來。

“柳三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