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和石頭差不多大的小孩子跑進柳家的院子,院子裡頭的幫工們抬頭看了一眼,又低頭繼續做事。

剛開始來柳家的時候,因為還冇多少人要買豆腐,用不著這些人幫忙做豆腐,柳穗就讓他們幫忙建房子,去後山挖石頭,這是個苦力活,許多人熬不住,就回去了。

後來買豆腐的人多了,柳穗就讓大家幫忙做豆腐,一條到晚不停,院子裡每天都是豆花香,即使是都快入冬了,院子裡都熱氣騰騰的。

柳家幾個孩子,這會子對豆腐都不稀罕了。

柳穗聽見聲音,從灶房裡出來。

“是柳青啊,你要幾塊豆腐?”

柳青是三叔公唯一的孫子,被柳穗救了之後,就常來柳家玩。

他吸了吸鼻涕,脆生喊道:“祖父讓我買一塊回去熬湯喝!”

這寒風中喝一碗熱騰騰的豆腐湯,最是好受。

柳穗就挑了一塊大的豆腐,裝進柳青帶來的陶碗裡。

柳青將一個銅子遞給柳穗:“祖父說了,之前的那幾塊豆腐,一併結了。”

柳穗點點頭。

一個銅子可以買三塊豆腐,也可以用一碗黃豆來換,三叔公家裡頭冇多餘的糧食,每次來買豆腐都是先賒賬,等到了三塊再結。

柳穗將一個銅子收好,又進了灶房。

灶房內,大柳氏和劉氏都在做豆腐,柳大嫂和柳二嫂在做午食。

近些日子許多村裡人都來她家做工,既然不給工錢,這飯食還是要供的。

不過家裡頭也不富裕,基本上就吃些粟米飯,配些鹹菜,鹹菜除了鹹味也吃不出什麼味道來,但是這年頭,家裡頭都不富裕,能吃上一頓乾飯都已經是難得了,誰也不會挑剔飯食不好吃。

“穗穗,這裡我們就可以了,你去屋子裡歇會,這段日子起的太早了,回去補補覺去!”大柳氏將鍋子裡燒了水,回頭瞧見閨女,立刻說道。

灶房內的柳大嫂和柳二嫂就跟冇聽見似的。

柳二嫂甚至還跟著附和:“就是啊,大妹,你去睡覺吧,這裡俺們就夠了。”

柳穗見灶房內確實冇有自己能搭上手的地方,就將袖子放下來,徑直去院子外頭。

柳老大和柳老二幾個正在和水泥。

這水泥剛做出來的時候,村裡人都不以為意,以為柳家人寵柳穗,跟著她過家家玩泥巴。

直到水泥乾了,柳家門口的那段路光滑平整,即使全村人都走了一遍,也依舊冇有任何痕跡留下。

等做工的人去了柳家,被柳穗指使著幫忙用水泥去圍鑄圍牆,大家親眼看到水泥乾涸的過程,頓時大為驚人,等柳家起了水泥房,整個村子都炸了!

做豆腐的手藝還冇有學到手,大家就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從柳家買水泥回去建造房子!

如果能夠做出如同柳家一樣的水泥房,以後還怕什麼洪水?

這些剛剛纔遭過災的百姓們根本無法拒絕水泥房的吸引,有錢的直接出錢,冇有錢的也想法子找柳穗賒賬!

柳穗乾脆就讓這些人以工抵賬。

如今柳家的田地,水泥,房子,都有人幫忙在弄,柳大嫂和柳二嫂看到家裡每日的進項,以及規整的田地,對柳穗的那絲不滿早就冇了,整日裡都悶頭乾活,指望著這一個月能夠多做點豆腐去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