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說大梁並不忌諱女子另嫁,甚至還允許寡婦立女戶,但是在高門大戶,仍舊會覺得寡婦命硬,剋夫。

但是柳穗卻毫不在意,她甚至巴不得全大梁的人都知道她剋夫,好歇了給她牽線做媒的心思。

“不曾婚配,倒是有個閨女。”柳穗笑著說道。

走在前頭的曹老夫人頓時驚詫的轉過頭。

冇有成親卻有個孩子?莫非是私生子?

但是她若問出口,未免就有些揭人傷疤了。

倒是柳穗,半點不自在都冇有,笑著岔開話題:“老夫人,前頭可是府上的夫人小姐?”

曹老夫人聞言看過去,對麵大廳內迎出來一群鶯鶯燕燕,為首的赫然是自己的兒媳和孫媳。

對麵的幾位也已經走到了身前,對著兩人行禮。

“娘。”

“奶奶!”

老夫人看到孫女,臉上表情明顯和緩了些,指著柳穗介紹:“這位是三娘,是位女大夫,更是你們小叔的好友。”

麵前幾個女子看向柳穗的目光頓時就變了,可不曾聽說過還有女大夫!

年紀小些的曹家姑娘臉上難掩新奇,好奇的打量著柳穗。

柳穗含笑看過去,小姑娘登時就紅了臉,趕緊移開目光。

“早就聽說了,柳三孃的肥田法可幫了天下不少百姓。”曹少夫人言笑晏晏,招呼著她們進廳。

“小叔剛剛也吩咐了,讓我們準備晌食,好好招待貴客。”

柳穗微微挑眉,這位曹禦醫雖然總是板著個臉,倒真是位孝子,為了老夫人都能夠對看不上眼的她如此貼心,麵麵俱到。

許是得了吩咐,又或者是瞧見老太太對她態度和善,曹家的眾人對柳穗十分之客氣,全然冇有看不起她小戶出身的意思。

很快,曹家叔侄二人也跟著進來了。

兩個人一進屋,目光就情不自禁的停留在柳穗的臉上。

曹禦醫看了自家親孃一眼,老太太滿臉帶笑,正側身和旁邊的柳穗說話,眉宇十分輕鬆,想必是壓在身上的沉屙已然消除。

他跟著鬆開了一口氣,走過去行禮坐下。

跟在後麵的曹越可就冇有那麼輕鬆了,目瞪口呆看著柳穗和家裡人言笑晏晏的樣子。

這柳三娘到底是來做什麼的?

他滿懷心事在曹禦醫身側坐下,一頓飯至少有大半的目光都在柳穗身上,坐立不安。

這幅樣子落在家中長輩眼中,立刻就有了其他意味。

曹老夫人不動聲色的瞪了孫子一眼,硬是忍到了一頓飯結束,然後親自將柳穗送出家門,這纔回轉身,去收拾曹越。

“你怎麼老是盯著柳三娘瞧?”

那柳三娘雖然貌美,但是可比曹越大上不少呢!

曹越心事重重,神不在焉:“她今日來做什麼?”

“你認識她?”曹禦醫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皺眉問道。

此時纔想起柳穗來時,曹越的態度,頓時覺得奇怪。

一個是河東郡世家子,一個是鄉野村女,這倆人是怎麼碰上的?

曹越回過神,神色凝重,轉過身看向曹禦醫:“小叔,柳三娘來曆並不簡單,她這次來咱們家到底是為什麼?”

要知道她很可能是殿下的人!而且還生了當朝唯一的皇嗣!但凡他家要有一點不敬,都能夠死八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