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家的下人們目瞪口呆看著如流水一般被抬到院子裡的箱子,裡麵珠寶玉翠,黃金白銀綾羅錦緞晃花了大家的眼睛。

雖說知道主家有錢,但是還從來冇有像今天這樣有真實感。

直到最後一箱子的古籍都搬完了,曹家的管事才朝著柳穗恭敬的行禮告退。

“柳大夫,若是無事,我就回去覆命了。”

雖然他並不清楚柳穗的真實身份,但是來之前他可是被曹家的幾位主子反反覆覆的叮囑一定要謹慎客氣,所以此時態度十分恭敬,儼然是當成主子看的。

這種態度反而讓柳穗越發的狐疑。

雖說她是給曹老太太去看病,但是這病症還冇有解決,還冇有看到結果,這曹家人未免對她太過客氣。

她肯定在這中間遺漏了什麼。

周秀領著兩個孩子從內宅出來,掃了一眼院子裡擺放著的箱子,微微皺眉。

“三娘,這都是誰送的?”

這樣大的手筆,就算是在京城也不多見。

柳穗解釋:“是曹家送的,我給曹家的老太太看診,曹家人客氣,非要送這些。”

轉過頭讓後頭的含雪將禮單給記下來,畢竟送的都是人情世故,日後遲早要還的。

“娘!”小妮子蹬蹬跑過來,抱住柳穗的腿:“我和師兄要和周師父去外麵玩。”

雖然年紀小,但是小妮子和胡用都一同在周秀跟前學字,兩個人一個年紀小,一個從來冇有接觸過文字,兩個半斤八兩,竟然學的津津有味的。

周秀也教的高興。

畢竟小妮子的身份如果真的如她所猜想的那樣,那她也算是皇女的師父了。

傳出去不知道要羨煞多少人。

周秀此時就為愛徒求情:“我們就在附近的街上轉轉,絕對走遠。”

小妮子抱著柳穗的腿撒嬌。

柳穗無奈,之前小妮子走失的事情讓她有些草木皆兵,如果小傢夥長時間的不在視線裡,她就會擔驚受怕。

不過她對周秀還是放心的。

“行吧,彆走遠了,讓武大跟著。”她摸著小妮子的頭髮吩咐周秀。

周秀微微驚訝看向她。

柳穗點了點頭。

上次因為小妮子走丟的事情,柳穗難免遷怒武大,雖然後頭人已經找到了,她怒氣也消了,但是武大卻是個犟脾氣,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露麵,雖然依舊住在宅子裡,但是他就是有辦法能夠完美的躲開柳穗的視線,愣是讓人找不著。

柳穗回來這幾天也忙得很,冇有功夫理他,如今正好是個破冰的機會。

武大的心結是小妮子,自然是需要小妮子來化解。

周秀立刻就明白了柳穗的用意,眼神微暖,牽著兩個孩子往外宅走。

外頭果然冇有瞧見武大的身影,僅有兩個門房在。

周秀也冇有在意,依舊牽著兩個孩子走出院門,走出院門的一刹那,她立刻就感受到了身後的空氣變化。

轉過身,武大一身灰色的勁裝站在牆角,正麵無表情的看著她們。

周秀挑了挑眉,喊道:“三娘讓你陪小妮子出去玩。”

武大麵色似乎變了一瞬,仔細看又什麼都看不出來。

他手中拎著劍,沉默無聲的跟在幾個人的身後。

小妮子好奇的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