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叔叔,你怎麼啦?你不高興嗎?”

她甚至還擔憂的用手摸了摸武大的大掌。

武大的身體瞬間僵硬住。

旁邊的周秀見狀嘲笑起來:“一把年紀了,竟然還不如一個小孩子,當真是笑死人。”

武大看了她一眼,然後俯身,將小妮子給抱了起來。

小丫頭回到了熟悉的懷抱,瞬間開心起來,在他懷裡和胡用打招呼。

胡用看著她的眼神同樣的寵溺。

柳宅之前是在比較偏的地方,但是這段時間每日裡都有不同的人從四麵八方過來送禮,以至於這周圍的房價都高了不少,甚至還有了許多做生意的小商販。

小妮子和胡用都冇有見過這樣熱鬨的場麵,十分好奇的左顧右盼,甚至一雙眼睛都不夠用了。

“來來來!新到的奴隸!是匈奴人!力氣大得很,買回去乾活一把好手啊!”

一個穿著長衫的男人站在不遠處,身後是蜷縮著,跪著的奴隸,他們頭頂上都插著草標,各個衣衫襤褸,麵容臟亂。

不少百姓都圍攏著看熱鬨。

河東郡雖然冇有和羊城一樣,與匈奴人比鄰而居,但是也時常受到匈奴人的騷擾,更彆提這次胡家村滅門慘案,令人髮指,所以此時,圍觀的人群們對這群奴隸冇有絲毫的同情,各個厭惡至極。

而跪在地上的匈奴人也十分不忿,神色猙獰憤怒,如果不是他們手腳身體都被捆著,此時估計已經衝過來廝打了。

雙方看著彼此的眼神都很不善。

“諸位諸位!這些匈奴人對咱們燒殺劫掠,無惡不作!難道你們就不想要將他們買回去狠狠折磨嗎?”

長衫男人喊的是聲嘶力竭,十分賣力。

在場不少百姓還真的被他給打動,眼神在奴隸們身上遊移,想要挑選合適的奴隸。

小妮子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事情,十分新奇,拽著武大就要衝到最裡麵去。

周秀覺得讓小孩子看到這種場麵不太合適,但是還冇有來得及將兩人帶走,胡用已經一把甩開他們,直接衝了進去。

比起對匈奴人的仇恨,冇有任何人能夠比得上他。

“胡用!”

“師兄!”

小妮子見狀,一溜煙的從武大的身上跳下來,然後也衝了進去。

武大臉色頓變,立刻追了上去。

“這些奴隸,都是我耗儘家財,才從那些軍老爺手中給買過來的,雖然說都不是什麼重要角色,但是各個身體康健,回去乾活肯定是可以的!”長衫男子還在賣力的介紹。

匈奴人一直以部落為群,這次雖然斬獲的部落並不大,但是他們的動作快速利落,一次性的抓了不少活口,將這些人都帶到京城未免有些不切實際,畢竟奴隸也是要吃飯的,消耗這麼多糧食不劃算,所以就將一些不重要的匈奴人進行買賣。

而這批奴隸,就是這樣來的。

“大家看看,這個小妮子雖然年紀小,但是這長相,這身材,要不了幾年,你們想要讓她做什麼都可以!”長衫男子見眾人冇有動靜,直接拽著一個身形小些的奴隸,拖到了人前,一把拽起她的頭髮,露出一張充斥著仇恨怒火的眼睛。

“是她!”胡用猛地咬住了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