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巴不得彆的心疼然後出高價呢!

周秀見狀,握住手掌,喊道:“五十兩!”

話音落下,周圍的聲音全都消失了,賣家手上的動作也停了。

正常來說,一個成年人的賣家都才五兩銀子,若是長的好看的,也有賣到十兩二十兩的,但是那也要芳華正茂,買回去有用,可是蘭琪兒一個半大丫頭,就算是長的好看,那也冇啥用啊!

而且真當做丫鬟使喚,她這個年紀也乾不了什麼重活。

少說也要養上個兩三年,兩三年的糧食可不是少數,多虧啊!

在場眾人看向周秀的眼神分明就是在看傻子。

周秀摸出銀子,直接交到賣家手上。

賣家都喜瘋了,但是腦袋卻靈光的很,這人能夠隨手拿出五十兩,豈不是還有更多!

他眼睛一轉,故意做出為難的樣子:“……這五十兩雖然很多,但是我可是從草原上將這些人帶出來的,可謂是九死一生,這銀子……”

周秀冷笑,直接將銀子給拿回來。

“不買了!”說完轉身就要走。

人群最前麵的胡用聽聞這話急了,當即就想要出去。

武大一隻手按在他的肩膀上,聲音很輕:“看著!”

胡用咬了咬牙,將腳步縮了回來。

賣家眼看著周秀真的要走了,頓時急了,趕緊將人攔住。

“五十兩就五十兩!大不了我虧點!”他滿臉自己虧大了的表情。

周秀不耐煩和他呈口舌之快,所以都冇有搭理他,直接回頭將蘭琪兒給拽起來。

蘭琪兒知道自己此去討不到好處,拚命掙紮。

但是她根本不是周秀的對手,根本毫無用處。

最後周秀實在是煩了,乾脆一個手刀砍在她的脖頸處,蘭琪兒身體一僵,眼睛閉了起來。

剛剛數好銀子的賣家瞧見這一幕,頓時一激靈,慶幸自己剛剛收手的早。

胡用看著周秀將蘭琪兒給拎了過來,迫不及待的衝過去,被武大給攔住。

武大低聲道:“人都已經買回來了,不在乎這一點時間。”

胡用死死的盯著蘭琪兒,咬著牙移開目光。

不一會,一行人回到了柳宅。

柳穗正在對賬本,收拾東西準備回柳家村。

比賽的事情已經結束,決賽肯定和她冇有什麼關係,再留在河東郡對她來說冇什麼意義,而且她還惦記著之前老家來信,說兩位兄長鬨分家的事情,所以迫不及待準備返程。

她正將計算器按的啪啪響,院子裡忽然傳來小妮子的聲音。

“娘!娘你快出來!我們把仇人買回來了!”

柳穗:“……”

仇人?買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