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空中淅淅瀝瀝下著小雨。

一輛馬車晃晃悠悠的行駛在泥濘的官道上。

武大披著蓑衣,騎馬從前頭趕回來,繞到馬車車廂外側,喊道:“三娘,前頭不對勁!”

聯絡倏的被掀開,露出一張清麗絕倫的麵龐來。

柳穗兩道眉頭微微蹙起,聲音卻並不軟糯黏膩,反而有種玉石的清脆感。

“怎麼回事?”

武大的聲音穿過雨聲,沉悶的很:“前麵的去路被山石堵住了,但是我看過了這裡並冇有滑坡的情況,那些山石,倒像是被人給堆在那裡故意堵住路的!”

柳穗心中一驚,手指情不自禁的摸向袖口。

那裡藏著她的底牌,槍!

此時正是他們啟程回柳家村的第二天。

倘若真是有人故意用巨石攔路,對方很有可能是強盜土匪!

武大也同樣擔心這點,壓低了聲音說道:“雨越來越大,馬上就要天黑了,此時返程,恐怕大家就要在雨中過夜了。”

他們今日肯定是找不到落腳的地方了!不僅如此,回頭的路更加泥濘難走,又臨近天黑,難免冇有野獸出冇。

武大眼睛快速的掃了一眼車廂裡麵,對上了周秀的眼神,又不動聲色的移開目光。

柳穗沉吟片刻,說道:“既然走也不能走,退也不能退,那就先找個安全些的地方躲雨。”

再往前麵走很有可能會遇上土匪,但是回去說不定就要成為野獸的口糧。

既然如此就先找個地方躲躲雨。

“這附近都冇有人家,想要躲雨,隻能往山裡走。”武大勒緊了韁繩,語氣不無擔憂。

雨中的山林同樣危險。

柳穗冇有想到此次回家竟然能夠碰上大雨,不免有些愁人,但是回頭看了一眼車裡頭的兩個小蘿蔔頭,又擠出笑容。

“放心吧,不是什麼大事。”

雖說是安慰武大,但是更像是講給兩個小孩子聽的。

小妮子完全冇有意識到危險降臨,倒是胡用,擔憂的眼神時不時的掃過柳穗。

武大到前頭領著幾個護衛往林子裡去探路。

柳穗將袖中的槍拿了出來,在手中把玩,神色清冷,直將周秀看的是心驚肉跳的。

雖然隻有巴掌大小,但是她已然見識過了這玩意兒的危險性,可以說,隻要柳穗但凡有個不小心,她們今天這麼多人都要折在這裡!

柳穗的眼睛漫無目的的掃視著車廂外頭的情況,忽然手中的動作頓住。

“叮!觸發支線任務!”

“去搶親吧親!拯救可憐的新郎,完成任務,即可獲得三個月份的物資哦!”

柳穗的腦海中再次響起熟悉的機械音。

她轉了個身,背對著大家,偷偷打開係統頁麵,隻見上麵果然多了個支線任務。

拯救被綁架的新郎。

隻不過,搶親?

難道今天她還能夠有幸喝上一杯喜酒?

柳穗將槍轉了一圈,收進了袖口。

然後起身,吩咐周秀:“我出去轉轉,你在這裡守著。”

周秀愣住,立刻就起身:“你去哪?現在外頭還在下雨!這麼危險,你不能一個人出去!”

偏偏武大這個時候不在,如果柳穗真的出事了,那她到底是要顧著小妮子還是去救柳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