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先不要下來。”柳穗自己出了車廂,迴轉身交代身後的兩個小孩子。

胡用滿臉凝重的點頭,然後用力的拽緊了小妮子。

這孩子雖然有些時候過於凶狠,但是在大事情上是絕對靠得住,而且,他將小妮兒看的很重。

柳穗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而後跳下了車。

周秀蹲在地上,眼睛警惕的盯著叢林深處。

“我剛剛聽見了人聲,是男人,不止一個。”周秀嗓子有點啞。

在這個地方,這種時候,碰上人,並不見得是一件好事。

雨水順著臉頰滑落下來,擋住了視線,柳穗將頭髮一股腦的拂到了腦後,然後深吸一口氣,將槍拿在了手裡。

“你在這呆著,看著兩個孩子,我過去看看。”

她們已經不知道到了哪裡,最好的辦法就是留在原地,等著武大他們找過來。

但是前方如果有歹人,那兩個小孩子就很危險。

柳穗不能冒險。

周秀聞言立刻就想要拒絕。

“不行!我們不能分開!”

這萬一出事,她都來不及救人。

但是這一次柳穗卻不聽她的了,直接拎槍就走。

周秀抬腿要追,柳穗卻回過頭,神色嚴肅吩咐:“一定要照顧好小妮子。”

周秀愣住,不自覺的放下了腳步。

這個時候的柳穗,神情竟然和那位有幾分相似。

而柳穗已經趁這個時候走遠了。

林子裡比想象中安靜,柳穗並未聽見什麼人聲,連蟲鳴聲都很少。

倒是雨水打在樹葉上的聲音,簌簌做響。

她貓著腰,儘量放輕腳步,繞過重重的荊棘,竟然發現在山林裡的樹上搭建了一座座的樹屋!

這些樹屋都被牢牢的固定在枝乾上,偶爾能夠看見幾個穿著簡樸古怪的人影穿梭。

柳穗蹲在旁邊的荊棘裡麵不敢動彈。

這都是什麼人啊!

誰能想到受驚的馬竟然會將她們帶到了這樣的地方!

如果時光能夠重來,柳穗一定會在上路之前就換一匹馬!

“你在這蹲著乾啥?”

柳穗正認真的打探著前麵的情況,忽然身邊響起了聲音。

她嚇的竄起來,回過頭一看,一個頭上綁著紅布的女人正半蹲在她剛纔呆著的地方,仰頭看著她,神色好奇。

這女子姿容十分明豔大氣,而且一雙眼睛純然黝黑,讓人見之就生好感。

但是她的手中卻拎著一把大彎刀。

刀鋒銳利明亮,顯然是經常用的。

柳穗不自禁的捏緊了手中的槍。

“你是誰?”

女子站起身,她竟然比柳穗高出一個頭,柳穗情不自禁的後退了一步,神色越發的警惕了。

“這話應該我問你纔對,是你出現在我的地盤上!”她朝著柳穗靠近,逼問道:“說,你是誰?”

柳穗蹙眉,抬起手,對準了女子:“我是桃花村柳穗。”

女子眨眨眼:“這名字挺熟悉。”

但是想了半天也冇有想出來柳穗到底是誰,她乾脆不想了,手中的彎刀一甩,笑起來:“不管你是誰,既然來了這裡,那今天就彆走了!”

她似乎完全不在意柳穗手中黑黝黝的東西是什麼,手中彎刀一拍,就想要拍開柳穗的手。

但是柳穗早有準備,在她動手的那一瞬,子彈激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