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乎是一瞬間,所有的強盜全都調轉了方向朝著柳穗和程四這邊衝過來。

雖說他們手中並冇有什麼有力的武器,但是蟻多咬死象,更何況這些人各個身強體壯的,看著就柳不好惹,柳穗立刻……轉身拔腿就跑。

程四晚了一步,等反應過來身邊的女人已經衝出去很遠了。

饒是早就知道柳穗不是一般人,此時此刻程四的表情仍舊有些龜裂。

郭鳳珍當即就嘲諷出聲了:“那賤人竟然丟下你跑了,看來你們兩個關係也並不如何嘛!”

她接過身側的下屬遞過來的刀,朝著程四緩緩走過去。

“既然你不想娶我,那就死在這裡好了!”

她手中刀鋒寒芒閃爍,冰冷異常。

程四神色不變,彎弓就射。

但是距離太近了,郭鳳珍橫刀擋住。

程四見狀,接連又是幾箭射出。

每一箭都帶著驚人的力道,郭鳳珍臂力冇有他厲害,狼狽的停下腳步。

但是她身邊的人卻已經趁機摸到了程四的身後,一刀就砍了過去。

程四險險避開,但是卻露出空子,被人一刀砍在了肩膀上,手上的動作隨之慢了下來。

“我勸你還是識趣點,跟我走吧。”郭鳳珍難掩得意,不懷好意的盯著程四的臉:“看在你這張臉的份上,我還可以給你一次機會。”

程四麵色稍冷,甚至都不曾講話,隻是固執將胳膊抬起,弓箭對準了郭鳳珍的方向,就已經說明瞭態度。

郭鳳珍見狀,罵了一聲敬酒不吃吃罰酒,然後揮手,準備將他除掉。

就在程四即將被人潮包圍的時候,一聲悶雷一樣的聲音響起,距離程四最近的一個漢子應聲倒地。

這突然的變故讓所有人都愣住。

程四卻猛然挑起眉頭,朝著周圍看過去。

柳穗站在一棵樹下,手中舉著槍,還喘著氣喊道:“黑騎的人已經來了,你們現在跑還來得及!”

說完,黑黝黝的槍口就對準了郭鳳珍。

拉開了距離,柳穗手中的武器簡直就是開了掛一樣。

郭鳳珍瞬間緊繃了身體,下意識的往後退。

就隻退了一步,但是也讓周圍的人緊張起來。

柳穗看了程四的肩膀一眼,上麵的衣服已經被染紅了。

她猛地抬手,對準郭鳳珍的一隻手就扣動了扳機。

“啊!”郭鳳珍疼的大喊了一聲,如今一手一腳已經廢了,隻能靠著下屬攙扶。

她怨恨的抬頭盯住柳穗。

柳穗調轉槍口的位置,瞄向了她的另一條腿。

郭鳳珍下意識的打了個寒噤,然後毫不猶豫的吩咐:“我們走!”

周圍的強盜們雖然很不甘心,但是仍舊是不敢違背郭鳳珍的命令,一步三回頭的離開。等林子裡徹底安靜下來,柳穗才如釋重負的放下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