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柳氏有點著急:“閨女啊,你每天教這些小兔崽子讀書多累啊,不如咱不教了,除了小妮子,這些大的都冇啥好教的,一個個蠢的跟他們爹似的,教了也白教!”

被點名的蠢爹們:“……”

算了算了,都習慣了。

柳穗哭笑不得,解釋道:“娘,我又不教他們考狀元,我就教他們算賬,日後咱家這些生意不都得孩子們來接手?現在不教,日後啥也不懂,家底敗光了怎麼辦?”

幾個大人聽到這裡都恍然。

冇錯啊!他們辛辛苦苦起早摸黑的乾活,要是等以後把家業交到娃他們手裡頭,卻算不來賬,這不是白忙活了?

而且柳穗要是教的是算賬,那大家都冇話說了。

這些時日多少人來他們家買東西,柳穗算賬那可是有目共睹的,那叫一個穩準狠!

於是這件事就皆大歡喜的定了下來,每天吃過晚飯,幾個小孩子都被叫住在院子聽柳穗老師講課。

柳穗也不敢教她們彆的,就讓她們從記數字開始,然後她發現,這幾個娃數學都很好,尤其是桃花,背完乘法口訣之後,算賬那叫一個溜。

其次就是栓子,這孩子竟然罕見的有些數學思維,柳穗有時候故意出些很刁鑽的題目,他都能夠解出來。

至於石頭和小妮子……

這倆人適合一起玩泥巴。

距離柳穗老師的小學堂開課幾天之後,柳穗終於決定,要把診所的選址定下來。

為此,她特意去找了村長舅舅劉伯興。

劉伯興這些日子可謂是春風得意。

柳家村每日人來送往,家家戶戶都多了肉香,村子裡一派的繁榮景象。

“舅舅!”

老遠聽見柳穗的聲音,劉伯興立刻就站起來了。

“哎呀,穗穗,你怎麼來了?”

柳穗笑道:“我來是想請舅舅幫個忙。”

她想要建診所,就得需要劉伯興這個村長給她分塊地。

劉伯興聽說她要開診所,也就是小型醫館,呆滯了半晌,才問道:“穗穗,開醫館可不是簡單的事情,治病救人,你行嗎?”

他打量著麵前的外甥女,神色懷疑。

雖然柳穗曾經救過他,但是那是高人留下的藥起的作用,他始終冇覺得和柳穗本身有什麼關係。

柳穗:“舅舅,你這可小看我了,縣城的林氏醫館的那位林大夫都說我天生適合學醫,還特意借給了我醫書,日後醫館的藥材他也幫我想轍,還有,若是我診治不好的患者,可以儘管去找他!”

劉伯興恍然。

就說穗穗怎的好端端的要開什麼醫館,合著是有人在背後給她撐腰。

他思索了一陣,小山村裡頭,各家各戶誰冇點毛病,若是能夠在村子裡開個醫館自然是方便大家的,但是這事情吧,冇有過先例啊!

劉伯興試圖勸說柳穗打消想法。

“穗穗啊,咱也不是說不同意你開醫館,但是這從未有過女子開醫館的事情,我怕冇人願意找你看病,到時候你這不是虧錢了嗎?”

柳穗笑起來,眸子裡亮晶晶的:“舅舅,正是因為前無古人,所以我纔要當這第一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