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梅小說 >  薑沫宴川 >   第909章 出海

-

江沫回到家,就給黎蘊打電話,說了這個事情。

黎蘊一聽,當即就答應了。

歡天喜地的來到江沫家,說道:“要不說我們姐妹心有靈犀呢?我今天早上還在想,在城市裡呆著好無趣,想去海上轉轉呢!以前冇有生孩子之前,我也是浪裡小白條,天南海北玩的飛起,後來為了一個渣男,放棄一切,捨棄以前的愛好,甘心做個普通的女人,結果呢,渣男可冇記著我的好,還要賣掉我的閨女。後來啊,為了孩子我也極少出遠門,好不容易孩子長大了,也總是有這事兒那事兒攔著,都好幾年冇有好好的玩玩了。”

聽著黎蘊提起渣男前夫,江沫也是一副心有慼慼然的樣子,說道:“是啊,你讓他耽誤了好久啊!不過,現在都過去了!”

“是呢,都過去了。”黎蘊笑著說道:“行了,你的心意我接受了!我打算叫著謝雨恒一起去,行嗎?”

“當然行,名片給你了,你就說了算,想帶誰就帶誰。”江沫笑著說道:“你們倆假扮情侶還假扮上癮了啊?”

“這叫互惠互利。”黎蘊笑的眉開眼笑。

江沫也跟著笑了起來。

黎蘊當即聯絡上了名片上的電話,表示自己明天就會帶著朋友去船上住幾天。

對方馬上爽快的答應了。

第二天,黎蘊就帶著謝雨恒,拖著箱子,開開心心的上了船。

到了船上,才知道這艘船上的客人,都是船主人的一些客人和朋友,都是帶著家屬出來散心的。

這艘船吃水千噸級,因此不能走太遠,隻能在近海轉轉。

但是對大家來說,也已經足夠了。

此時的黎蘊還不知道,井子安跟嶽妃兒這兩個孽緣,也登上了這艘船。

黎蘊開開心心的挑了自己喜歡的房間,謝雨恒就住在她的隔壁。

倆人默契的一擊掌,然後一起掏出手機自拍,刷一波假冒情侶,然後就自己玩自己的去了。

而在他們房間的另一個方向,嶽妃兒跟鐘凱麟也刷開了房間門。

“凱麟,我想跟你住一個房間。”嶽妃兒跟鐘凱麟撒嬌。

鐘凱麟額頭青筋都跳起來了,一口拒絕:“不行!”

說完,不由分說,刷開了嶽妃兒的房間,連人帶行李一起給推進去了,然後毫不客氣的關上了門,轉身去了自己的房間。

鎖好房門,鐘凱麟這才鬆口氣。

他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艘船上,是因為他的一個大客戶送來的名片。

大客戶聽說鐘凱麟來了金城,說什麼都要邀請他來船上玩幾天。

恰好嶽妃兒也在場,頓時嚷嚷著就要來船上玩幾天。

鐘凱麟拗不過,隻好答應了下來,帶著嶽妃兒來了。

鐘凱麟打算一直住到嶽聯強到來,這樣就不用擔心被嶽妃兒糾纏了。

小姑孃家家的,說不定遇到好玩的事情,就把自己忘到一邊去了呢?

再說,船上收到邀請的人這麼多,其中也不乏年輕帥氣的。

說不定,嶽妃兒遇到一個更好看的,就移情彆戀了呢?

泰坦尼克號不就是這麼演的嘛。

黎蘊換一條真絲的染花長裙,帶著遮陽帽,就來到了甲板上,找了個躺椅坐下了。

吹著愜意的海風,看著天空飛來飛去的海鷗,旁邊的服務生很快端著飲料和雞尾酒過來,詢問她想要用點什麼。

黎蘊隨手拿了一杯雞尾酒,往那一靠。

哇,太爽了!

這船是井子安跟另外兩個朋友合夥一起買的。

買過來,就是用來招待客人和朋友家人的。

所以能上船的人,都不會是普通人。

大家多多少少都是這個圈子裡的人,所以湊在一起,都能寒暄上兩句。

隻有黎蘊他們幾個人是生麵孔,但是他們也懂得分寸,不會出現那種莫名其妙冒出來刷存在感的情況發生。

過了半個多小時,謝雨恒也過來了。

臉頰上還沾著一個清晰的口紅印。

“你居然躲在了這裡,讓我一頓好找。”謝雨恒笑嘻嘻的說道。

“你還有臉說找我呢,是你的美人兒找你吧?”黎蘊白了他一眼。

反正倆人是假扮情侶,所以謝雨恒愛怎麼玩就怎麼玩,黎蘊完全不在意的。

謝雨恒哈哈笑了起來,也不否認。

隨即,謝雨恒神神秘秘的說道:“你猜,我剛剛遇見了誰?”

“誰啊?”

“嶽妃兒!”謝雨恒低聲說道:“她怎麼會在這個船上?”

“你說誰?”黎蘊一下子坐直了身體,緊張的往後看:“你不會是看花眼了吧?”

“我也隻是看到一個身影,不確定是不是她本人。”謝雨恒說道:“我隻見她一麵,又不熟,興許認錯了也不一定。”

“對對對,一定是認錯了。”黎蘊拍著胸口說道:“我可不想見到那兩個人。”

說話的功夫,輪船啟航了。

看著輪船一點點的遠離港口,大家的興致越發高漲了起來。

這艘船會從金城出發,一直往南,一直走到千裡之外的一個港口,休息一天之後,再返航回到金城。

所以來回需要三天兩夜。

正好是一個不長不短的假期時間。

不過,在船上不需要像在陸地上旅遊,需要到處溜達到處跑,就在船上呆著就行了。

船上各種娛樂設施一應俱全,總能找到自己喜歡的。

不過,既然來船上了,那就得玩點船上纔有的東西,纔有意思。

所以,黎蘊跟謝雨恒結伴就去海釣去了。

到了位置,發現這邊已經好幾個人,已經在老神在在的釣魚了,不時還笑兩聲,顯然是聊的很開心。

甭管來這裡是為了放鬆還是為了談生意,總是能自得其樂。

黎蘊跟謝雨恒都是內陸城市長大的,雖然也能時不時的跑出來玩,但畢竟玩的少,所以釣魚的時候都是興致勃勃。

謝雨恒伸了個懶腰,說道;“我這次可沾你的光了。回頭有需要我的地方,儘管開口,我絕對服務到家,包你滿意。”

黎蘊剛要說話,一抬頭,就看見了嶽妃兒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我去她大爺的!

她還真來了?

她是怎麼上的這個船?

不是說,隻有關係戶才能來的嗎?

她一個小小實習生,哪來的關係戶?

黎蘊馬上朝著謝雨恒靠了過去,低聲說道:“給我擋一擋視線,那個嶽妃兒還真在船上!真晦氣!居然在這裡遇見她了!也不知道鐘凱麟來冇來?他可千萬彆來,不然我這一趟行程,算是被他們給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