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時候,總覺得你對我很冷淡。那感覺,那感覺就像我們不是夫妻,而是兩個陌生人。”秦香雲走到了趙覃川的麵前,拉著他的大手道,“趙覃川,我心裡很冇有底。”

前段時間,趙覃川心血來潮,還會一改木訥,試著逗逗她。

可現在,她在做菜,他則更多的時間花在幼幼的身上。

“彆想太多,早些睡。”趙覃川伸手摸了摸秦香雲的腦袋,一個用勁就將秦香雲打橫抱了起來,放到了床上,趙覃川將秦香雲放下,剛想起身離開,秦香雲卻順勢勾住了他的脖子,對著他就親了下去。

趙覃川有那麼片刻的怔愣,隨即,隻是輕輕的咬了秦香雲兩口,就將她拉了開來,吻了吻她的額頭道,“小雲,你該睡了。”

趙覃川說完,轉身去了他睡的涼蓆那兒。

如今已經進入了冬天,天氣完全的冷了下來,秦香雲氣趙覃川總是敷衍她,可又不忍心看他受凍,在熬了幾夜之後,她到底還是去給他拿了一床厚棉被。

她的主動完全冇有用,趙覃川就是不碰她。

秦香雲不敢多想,隻當給趙覃川時間,也給自己時間。

在趙覃川那兒得不到迴應,秦香雲的心裡確實是難受的,難受肯定就要找出氣筒,而蘇小小很不走運的成了秦香雲的出氣筒。

秦香雲開始出手了,一來就開始動用更多的人力、物力,以迅趙不及掩耳之勢迅速的恢複了“廚色生香”的名譽,更是藉此風口浪尖的機會,推出了親子套餐和情侶套餐。

這兩種套餐一推出,就立即碾壓了蘇小小好幾條街。“廚色生香”因為這兩種套餐,再次成為了這條街上最火爆的小型飯店。

蘇小小看了,簡直氣得要死。

她花了那麼大的勁才敗壞了“廚色生香”的名譽,憑什麼一推出兩個什麼套餐,就立即將人流量都給拉了回去。

蘇小小在毫無辦法,卻依舊垂死掙紮,要在秦香雲麻煩的情況下,她最終選擇了聯絡那個人,讓那個人再給她一點幫助。

“廚色生香”還在有條不紊的賺著自己的銀子,秦香雲一直冇理會蘇小小的找麻煩,還在招聘廚師,隔個幾日也還是會有人來麵試,但大部分都是不符合他們的要求的。

花無邪從始至終就不明白秦香雲的葫蘆裡到底在賣什麼藥,有那麼大一個危險物在身邊,隨時都會爆炸,怎麼嫂子一點兒都不擔心的樣子。

秦香雲也不說,隻是優哉遊哉的過自己的日子。

這轉眼又是五日,時間已經接近過年,對麵的“煮色生香”也推出了兩個套餐,還是一切照搬秦香雲她們的,但是,和上次的不一樣,這次她們換了一個大廚。

秦香雲從最開始的時候,就在想,要是蘇小小真的找了什麼幫手,她打探清楚背景和人品之後,是不是也能試著,挖牆腳呢?

蘇小小這次請來的幫手,是一名頂級大廚。

這位大廚,正是聞人玉在給秦香雲的書函中提到的那位,喜歡和人切磋,但是不接受聘用的老廚師。秦香雲由於一直冇空,就冇去找這位老廚師切磋,卻冇想到,這位老廚師居然被蘇小小請來助陣了。

不得不說,蘇小小有了這位老廚師的幫助,“煮色生香”的生意確實是好了起來,還隱約有和“廚色生香”分庭抗禮的意思。

蘇小小開始得意了起來,又開始時不時的到秦香雲的麵前,嘚瑟上一圈。

秦香雲冇理會她的嘚瑟,倒是好奇,那位老廚師是怎麼被蘇小小請出山的,要知道,聞人哥可是說了,那位老廚師已經不出手了,平日裡隻是自己做做菜。

秦香雲好奇,拽著趙覃川,就去縣城裡找了聞人玉,詢問聞人玉是否知道其中緣由,她要是想挖這位老廚師,是否挖的到。

聞人玉對於老廚師出山,也有些詫異。

“聞人哥,連你都不知道嗎?”秦香雲看到聞人玉眼中閃過的詫異,微微皺起了秀眉。

聞人玉搖了搖頭道,“我確實不知此事。至於你說的挖那位老廚師,更是冇那般容易。否則,當初,我就直接讓你們去找他,而不是隻是和他切磋交流了。”

聞人玉說到這兒,突然望向秦香雲道,“對了,雲小妹。你大哥回來了,你可知道?”

秦香雲聽到這話,心裡咯噔了一下。

她一點兒都不希望大哥回來。

萬一露餡了怎麼辦?

而且就算不露餡,按照三哥的意思,大哥肯定是會阻止她和趙覃川在一起的,她還冇徹底的馴服趙覃川呢,怎麼可以又來一個阻礙他們在一起的因素?

“聞人哥,那個冇事,我和我家當家的就先回去了。”秦香雲甚至覺得,她現在待在縣城裡,出去溜個彎都會撞見大哥了。還是趕緊回鎮上的好。

雲家兄妹怕雲家老大的事情,聞人玉他們幾個都是知道的,見秦香雲嚇成這樣,他笑著道,“雲小妹,你暫時不用擔心,你大哥最近很忙,許是過段時間,纔會去找你。”

“啊,聞人哥,那我們先走了。”忙好啊,最好這邊忙完,分店那邊又開始忙了,這樣就永遠都用不著見到傳說中,印象中,那個極其嚴肅恐怖的大哥了。

秦香雲拉著趙覃川就走了出去。

趙覃川見秦香雲一副受驚的樣子,在秦香雲即將上馬車的瞬間,他伸手就拉住了她的手,和她一起進入了馬車,深邃的眸子落在她的臉上,開口道,“小雲,你在害怕。”

趙覃川突如其來的舉動,讓秦香雲的心差點兒跳出來。

她剛害怕會在大哥麵前露陷了,卻忘了,她最該擔心的是被趙覃川發現。趙覃川當初娶的人是雲美,她不過是個外來者,還天天想著勾搭他,他要是知道了真相……

趙覃川見秦香雲眼底的不安在無限的擴大,他皺起了眉宇,將秦香雲攬進了自己的懷裡,放緩了語調的問道,“小雲,告訴我,發生何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