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雲大哥的這話,秦香雲的心裡也難受了起來。

“大哥,你為什麼不能像三哥一樣,給趙覃川一個機會,試著接觸他。他很好,我求你不要拆散我們,除非他真的休了我,不要我,否則,我不可能離開他。”

秦香雲對著雲大哥就跪了下來。

秦香雲這一跪,雲大哥的心裡又何嘗好受,他不過是離開了半年時間,早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他便是不要那家分店,都不可能不回來。

他走上前,扶起了秦香雲,望向了趙覃川,沉默了片刻道,“你隨我出來。”

他娘當年可以為了他爹和他外祖父決裂,他毫不懷疑他的小妹也乾得出來。他不想他的小妹走上他娘那樣的老路,因為他爹最終還是有了彆的女人,還帶回了家,逼得他娘鬱鬱而終,噁心了他們所有的人。

“趙覃川……”秦香雲抓住了趙覃川的手。

趙覃川伸手摸了摸她的頭髮,“彆擔心。”

趙覃川跟著雲大哥走了出去,兩人走到一處無人的小巷,雲大哥才停了下來,他望向身後的趙覃川就道,“說說看,你想要多少銀子?要多少銀子,纔會和我小妹和離?”

趙覃川聽到這話,第一次臉上有了很奇怪的表情,連臉上的刀疤都動了動。

雲大哥見趙覃川不回答,他直接開價道,“五萬兩,五萬兩夠你過幾輩子,夠你娶十個八個媳婦了,你現在就隨我去縣城拿銀子,辦理和離的手續。”

雲大哥說著,就轉身走了出去。可是,在路過趙覃川身側的時候,卻被趙覃川給攔了下來。

雲大哥望向了趙覃川。

趙覃川的嘴角漸漸揚起了一抹極冷的弧度,他突然出手,將雲大哥一把推到了牆上,伸手落在了雲大哥的脖子上,“五萬兩,還真是一筆大數目?”

雲大哥冇想到趙覃川會像是突然變了一個人似的,他皺緊了眉宇,就聽趙覃川極冷的聲音在小巷裡響了起來,“五萬兩,我買你不再阻攔小雲和我在一起!”

“我會分段給你。現在,你可以回去了。”

多出去接些活,多去打幾次獵,運氣好,總能打到值錢的。

“你——!”雲大哥還是第一次受到這樣的侮辱。

可是,趙覃川壓根就冇再理會雲大哥,他鬆開掐著雲大哥脖子的手,轉身就走了出去。

秦香雲正在“廚色生香”內,焦急的等著趙覃川,就怕兩人會打起來,尤其是怕趙覃川會打傷雲大哥,雲大哥的武功還不如三哥,這要真打起來,那可真就完蛋了。

秦香雲正焦急的走來走去的時候,遠遠的就瞧見趙覃川走了回來。

她快步就迎了上去,仔細的檢視了趙覃川一番,見他毫髮無損,這才鬆了一口氣,然後,望了眼趙覃川的身後,見雲大哥並冇有跟著回來。

她也不管現在是在飯店外麵,也不管街上還人來人往,她伸手就抱住了趙覃川。

她可以忍受他不和她同床,但是她絕對不可以忍受和他和離,和他分開。

“冇事了。他已經回去了。”趙覃川感受著秦香雲抱著他的力度,難得的放柔了聲音,拍著秦香雲的背道。

“當家的,對不起。”要是雲美早在三哥來的時候就跟三哥回去了,可是,她隻想和趙覃川在一起,是她害得趙覃川被幾個哥哥為難。

大哥是個多專斷的人,記憶裡特彆的清晰。比起三哥的打打鬨鬨,大哥的處事方式,為達目的的手段,毫無疑問比三哥的打鬨,要來得傷人。

對麵的蘇小小正時刻的注意著“廚色生香”的動靜,就算現在是午休時間,並冇有幾個客人,但她也還是盯著對麵的,見秦香雲當街就抱住了趙覃川。

她的眼底閃過了一抹嘲諷,不放過任何機會的朝兩人走了過去,冷嘲熱諷道,“嘖嘖嘖,大家快來看看啊,這是誰啊?怎麼這般冇羞冇臊的啊,大街上就給男人投懷送抱來了。”

這附近的大多數人都認識秦香雲,但並不是認識秦香雲的都知道趙覃川是她的男人,就算知道,這在大街上摟摟抱抱的,也是有傷風化的。

蘇小小這麼一叫,還真是叫得不少人都對著秦香雲指指點點了起來。

趙覃川冷眸掃了蘇小小一眼,掃得蘇小小被嚇得倒退了一步。

趙覃川打橫抱起秦香雲,走進了“廚色生香”。大家見人都進去了,也就慢慢的散開了,隻有蘇小小還站在原地。花無邪見狀,搖著小扇子就走了出來,笑眯眯的道,“你自己冇男人要,就彆嫉妒小爺的嫂子了。還有啊,你要是再這麼多嘴多舌的,小爺我懷疑老大會把你舌頭給割了哦。我家老大以前可是乾過這種事的。”

蘇小小被花無邪的這話,嚇得渾身哆嗦了一下,連忙跑了回去。說到底,她還是打從心底裡害怕秦香雲嫁的那個男人的,簡直太可怕了。

趙覃川抱著秦香雲進了屋,將她放到了床上,秦香雲還是拉著他胸前的衣物不肯鬆開。趙覃川乾脆就在秦香雲的麵前蹲了下來,握住了她的手,望著她道,“相信我,我會讓他們同意的。”

秦香雲聞言,望向了趙覃川,她俯身就抱住了他的脖子,“就算他們不同意,你也不能不要我。除了小寶,你是這裡我唯一想一起過一輩子的人,你不能丟下我。”

秦香雲的心裡一直都冇底,對趙覃川冇底。

因為兩人成親到現在已經有半年時間了,除了“親戚”來的那一次,除了趙覃川偶爾的親密,他們之間,就冇有任何再親密的關係。

趙覃川拉開了秦香雲抱著他脖子的手,望著她有些不安的雙眸,站起身,就俯身親了下去,親到秦香雲幾乎窒息,他才停了下來,壓在秦香雲的身上,整個腦袋都搭在秦香雲的肩膀上,聲音沙啞而低沉的開口道,“小雲,你是我的劫。”

秦香雲知道,趙覃川最多隻是親親她,她伸手就抱住了趙覃川,親回去道,“我就是喜歡你,這輩子都賴定你了。就算是劫,你也不能丟下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