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老,你是在跟我們開玩笑的吧?”韓麒麟聽著一連串心驚肉跳的彙報,整個人都傻住了。

按照顧老的彙報,整個韓家,各個行業都在後院起火。

特彆是那一百萬噸翡翠原石,如果被警方盯上,那麼他們韓家可謂要完蛋了。

顧老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無奈說道:“少爺,我彙報的還是往大方麵彙報,還有一些小的,多如蜘蛛網的,我都冇來得及彙報。”

“總之,實際情況隻會比我彙報得要多。”顧老說道。

轟隆隆!

韓麒麟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不解的看著韓夫人,問道:“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韓家忽然各地起火,甚至威脅到家族存亡?”

韓夫人也是一臉痛苦之色。

他說道:“韓家被人弄了。”

“這夥人明顯就是早有蓄謀,他們是故意這樣做的。”

“他們在報複韓家!”

“誰乾得啊,青州有誰敢這樣對待韓家?”韓麒麟說道。

韓夫人雖然知道這是一場蓄謀已久的報複,但她一時之間也猜不到是誰乾的。

台下有人猜測到。

“韓夫人,這件事情會不會是章家乾的?”

“不可能!”韓夫人一口否決道。

“章家雖然是最痛恨韓家的家族,但那件事情之後,我們滅掉了章家的全部有生力量,那些想要報複韓家的章家人,絕對冇有這麼大的實力。”

“能讓韓家瞬間各地起火,動用的人力,物力,財力絕對不簡單。”

韓夫人的分析非常的到位,當年一戰章家計劃破滅,他們根本冇有如此龐大的人力、物力,財力。

“會不會是陳凡?”海子城說道。

“陳凡是近期和我們韓家恩怨最大的人,會不會是在背後指使?”

“陳凡?”韓夫人也是愣了一秒,昨天在生日宴會上,他們設計讓陳凡一無所有。

而陳凡那時候表現得一場冷靜,甚至交出陳家玉佩的時候,那輕鬆的神色,也是讓人害怕。

特彆是他最後的警告……

如今,仔細一想,或許這場蓄意已久的報複就是他所為。

“絕對不可能是陳凡!”韓麒麟說道。

“剛纔,我纔在柳城遇到陳凡,他企圖準備借用柳城的實力對付我們。”

“那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傢夥,怎麼可能讓韓家各地起火,而且你們也說了,這背後牽扯的資金絕對恐怖,而陳凡能有這麼多資金嗎?”

“絕對冇有!”韓麒麟說道。

眾人也是覺得言之有理,可是排斥陳凡之後,便再無可疑人員會對韓家動手。

“難道是黃家?”有人猜測道。

“不可能,黃家絕對不會向韓家動手!”韓夫人排除道。

“那會是誰呢?”眾人紛紛開始思考起來。

而這還好,顧老說道:“要想知道是誰報複韓家,很簡單。”

“這次能讓韓家各地起火,相比牽扯的資金極為龐大,而青州銀行作為青州最大銀行,隻要詢問李滄就可以。”

韓夫人瞬間覺得言之有理,她說道:“李滄是我的人,我來交接。”

“顧老,你帶著韓家高層,繼續注視情況,及時做出反擊,讓韓家損失儘量減少。”

“麒麟,你去一趟檢方,打通一下那批翡翠原石的事情,儘量爭取他們睜隻眼閉隻眼。”

“海子城,你帶著韓家戰將,去一趟公海,及時和翡翠原石方溝通好,讓他們儘量避開,或者晚幾天再進入青州界限。”

“五百億的翡翠原石纔是韓家重中之重,絕對不能有任何損失,明白嗎?”

“是……”一時間,所有韓家人員紛紛開始行動起來。

而韓夫人,卻是親子去了一趟青州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