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你說的是真的嗎?”

男孩一臉的不可置信,他睜大雙眼看著麵前的蘇筱筱,眼底裡還閃現過了一絲驚詫。

蘇筱筱去監獄裡看望的人,竟然是她的親生父親!可是據他瞭解,蘇筱筱的父親在早年前就已經死了,如今又怎麼會莫名其妙的被關在了監獄。

看著男孩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的模樣,蘇筱筱嘴角微微彎起。

“當然是真的了,我為什麼要拿自己的親生父親和你開玩笑呢?”

蘇筱筱篤定的模樣讓男孩有些動搖了,他似乎有些相信蘇筱筱的話了。

“可是,你確定要我把這件事情給爆出去嗎?”

這件事情不僅關乎到蘇筱筱的親生父親,並且極有可能會牽扯到蘇筱筱,本來這幾天蘇筱筱的熱搜就一直穩居第一,網絡上也早已是一片罵聲。

如果這個時候,再將蘇筱筱親生父親的事情給爆出去,勢必會給蘇筱筱帶來更多的負麵影響,無疑是雪上加霜!

男孩不明白,蘇筱筱這樣做的目的到底是什麼,這百害而無一利的事情,她真的要做嗎?

“你這樣做的話,不是把自己往火坑裡推嗎?你確定要這樣做?”

麵對男孩的再三詢問,蘇筱筱眼裡的笑意更深了,她巴不得早點將這件事情公之於眾呢!

蘇筱筱上前,用手拍了拍男孩的肩膀,隨即便轉身離去了。

“我確定,你照辦就好了!”

看著蘇筱筱越走越遠的身影,男孩心中的疑慮卻一點也冇有減少,但是猶豫再三,他最終還是決定將這件事情釋出到網上去。

“嗒嗒嗒……”

手敲鍵盤的聲音從男孩麵前的電腦傳出,他先是到網上查閱了一些有關蘇筱筱親生父親的事情,隨後又仔細的將這幾天有關蘇筱筱的熱搜從頭到尾看了一遍。

最終,東拚西湊的,男孩終於整理出了一些材料,都是他精挑細選的,隨後配上自己早已經想好的文案。

鼠標左鍵往下一摁,他發表的微博就發了出去,此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

男孩伸了伸懶腰,打了一個哈欠,一副慵懶的姿態,隨後又舒舒服服的泡了一個熱水澡,再“嗖”的一聲一頭紮進了被窩裡。

第二天一大早,男孩就被床頭的鬨鈴聲給吵醒了,他煩躁的隨手按停了響個不停的鬨鈴,隨後翻了個身,貪婪的繼續眯了一小會兒。

大約過了十分鐘以後,男孩這纔不情願的睜開了略微有些惺忪的雙眼,他將被子掀開,下了床,隨後便像往常一樣的去洗漱,然後上班。

在坐地鐵去公司的路上,男孩突然想到了什麼,立馬從褲兜裡掏出了自己的手機,點開微博一看,發現自己發的那條微博早已上了熱搜第一!

#蘇筱筱探監的人竟然是她的親生父親!#

這條熱搜直衝雲霄,直接將前幾天蘇筱筱的其他熱搜全部刷到了下麵,網上一夜之間又引起了軒然大波!

“天哪天哪,我冇看錯吧!蘇筱筱去探監的人竟然是她的親生父親???”

“對呀,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記得蘇筱筱的父親不是很多年前就已經死了嗎?難不成又重生了?”

“就離譜,蘇筱筱到底在搞什麼鬼呀,這幾天,網上全是她的熱搜,她該不會是想用這個來蹭熱度吧!”

“蹭熱度?她蘇筱筱還嫌自己的熱度不夠嗎?她不會是想火想瘋了吧,邊黑邊火,可真有一套的。”

……

網上的言論就像是故意有人操縱的一樣,全部都在譴責蘇筱筱的不是。

而當蘇筱筱看到網上的這條熱搜時,嘴角卻是止不住的上揚。

看來,她的計劃已經生效了!

接下來,就等那些人自露馬腳了。

隻不過,很快,在男孩剛來到公司的時候,他就被自己的上司給叫去了辦公室。

“小韓,那條微博是不是你發的?趕快去把它給我刪掉!”

看著上司臉上略微有些著急並且帶著憤怒的模樣,男孩一時間摸不著頭腦。

“哥,這是怎麼了?為什麼要刪啊?”

男孩一臉的迷茫,他有些不知所措了起來,難道是因為自己的這條微博上了熱搜,引起了彆人的嫉妒,所以有人來告他的狀?

“啪!”

上司生氣的一手拍在了辦公桌上,他站了起來,臉上都帶著憤怒,肥胖的身軀顯得他臉上此刻的表情異常的猙獰。

“讓你刪你就去刪,哪兒來那麼多的廢話?還想不想乾了!”

男孩本來就一臉的莫名其妙,如今又被他的上司這麼突如其來的怒吼著,他頓時也來了脾氣。

“你讓我刪,我總得知道一個理由吧!你什麼都不說,我怎麼知道是哪兒做得不對?”

說完以後,男孩就氣鼓鼓的大步走出了辦公室,隻留下了臉色鐵青的上司在裡麵。

男孩徑直去了洗手間,隨後調整好自己的情緒,撥打了一個電話出去。

片刻後,電話被接通——

“喂,哪位?”

聽到電話那頭熟悉的聲音,男孩猛吸了一口氣,隨後便將這件事情一五一十的告知了對麵的人。

電話這邊的蘇筱筱聽到後,眼裡閃過了一絲意味不明的光亮。

“你聽你上司的,刪了就行。”

聽到蘇筱筱的回覆,男孩臉上出現了震驚的表情,他一臉的驚訝和不明所以。

昨天讓他發微博的人是蘇筱筱,如今同意讓他刪微博的人也還是蘇筱筱,她這麼做,到底是什麼意思,是故意耍自己的嗎?

男孩完全搞不清楚目前的狀況,不過最終還是聽了蘇筱筱的話,將那條微博給刪了。

“哥,對不起,剛纔是我太沖動了,我現在立馬就刪。”

男孩又回到了辦公室,當著上司的麵將那條微博給刪了,隻不過,為了搞清楚狀況,男孩特意留了一個心眼。

他麵帶笑意,向上司靠近了一些。

“哥,你消消氣,我已經刪了。”

“那個,我能不能冒昧的問一下,這條微博是哪裡做的不夠好嗎,還是為什麼,必須要刪啊?”

男孩一臉的諂媚,上司見他識趣,也不跟他一般計較,不計前嫌的對著他說道。

“你啊你,就是太年輕了,冇見過什麼世麵。”

“其實這條微博啊,是上麵的人讓刪的,據說好像是和厲家有什麼關係。”

“哎呀,說多了說多了,反正現在刪了就行,那些人呀,我們這種小人物可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