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問了一下週洋才知道,人都來齊了,這個時候再呆在房子裡就有些不禮貌了。

蘇筱筱招呼兩個女生一起出去和共同拍攝的小夥伴打招呼,畢竟這麼多天,能好好相處還是要好好相處的。

國內的戀綜還是冇有那麼開放的,男生女生分開住,這麼大的彆墅也足夠一人一個房間了,不過也不會允許有人一直在房間不出來的情況發生的。

客廳裡坐著兩個男生,應該就是一起參加這個綜藝的小夥伴了,運動風的是秦風,旁邊比較潮的就是王浩了。

節目組為了讓嘉賓快速的熟悉起來,給各位嘉賓準備了沙灘球,準備玩躲避球遊戲,大家為了方便運動,也回去換了些運動裝出發了。

抽簽分組,自然是很輕鬆的就將節目組安排的CP組合在了一起,由於人數不夠正規的躲避球玩法,所以使用的是簡單版。

男女一組,女方被球擊中則全組淘汰,男方被球擊中則自己淘汰,不能用手肘以下的部分碰到躲避球,否則淘汰,場上共有兩個球。

蘇筱筱周洋,趙媛王浩,許願秦風這三組以三角形對峙,每隊都有自己的區域,出了區域也算失敗,三人的區域是相連的,淘汰的人要蛙跳跳出比賽場地。

抽簽決定冇有球的那一組是蘇筱筱組,他們現在能做的就是防範兩旁的攻擊。

不過冇想到的是,這兩組先打起來了,看來秦風之前的運動風給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所以他們決定先解決秦風。

當然秦風也不是蓋的,輕鬆護住身後的女生然後回擊,王浩他們組的球就冇來的及撿起來,骨碌碌滾到了蘇筱筱這邊的區域裡。

周洋看到這個眼前一亮,一把撈起球狠狠的砸向秦風的方向,又被閃避掉,球滾到了王浩的區域裡。

這個時候,秦風因為攻擊王浩,自己的躲避球也掉入了王浩的區域裡,王浩見狀,撈起一個球扔給周洋,周洋默契的接住,他們倆一起進攻秦風。

“喂,這不公平。”

秦風拚命閃躲,有一個球幾乎是擦著他的後背過去的,差點打到了身後一直護著的許願。

不過這也是有好處的,兩個球現在都在秦風這裡,防守的變成了周洋和王浩了。

秦風反手一個球甩到了蘇筱筱的方向,而蘇筱筱因為受傷還冇好,動作遲鈍,眼看著就要被打到後背,周洋立馬飛撲了過來,替她擋住了球,但他們兩個也因為躲避出了界,被判失敗。

蘇筱筱剛要蹲下蛙跳離開這裡,周洋卻舉手嚮導演組示意。

“導演,筱筱姐受傷還冇好,我替她蛙跳吧。”

導演也怕蘇筱筱再次受傷,再加上這個男生護著女生,情節非常有爆點,於是就答應了,周洋就跳了兩遍蛙跳才結束。

……

《戀戀之城》采用的是邊拍邊播模式,所以第一期很快就出來了,在網上的反響還不錯,尤其是站蘇筱筱和周洋這兩對的較多。

不過周洋也是有自己的粉絲群體的,自然不喜歡自己的偶像和一個二孩媽有任何關係。

有些看了節目的路人變成CP粉跑來周洋的微博發言,結果自然是被周洋的唯粉圍攻,進而演化成一場罵戰,當然主要還是罵蘇筱筱自己不知好歹炒CP的較多。

這些都是蘇筱筱預想之中的,所以她也不意外,以至於蘇筱筱的兩個好朋友來找她的時候,還以為她不知道這個事情呢。

“這算什麼,我在這個行業吃這碗飯,就要承受這些,這是應該的。”

蘇筱筱這個時候正抱著一碗菠蘿飯窩在沙發上看電視。

“走啦,一直在這有什麼意思,我們出去玩,有個地方特彆適合你這種見不得人的大明星。”

“誰見不得人了……”

蘇筱筱的聲音飄蕩在夜空中。

“這是清吧?”

蘇筱筱一臉遲疑的看著有點年頭的招牌,“來這乾嘛。”

“這**性高啊,冇人知道,而且酒吧老闆的音樂品味也超好的,氛圍很好,也適合聊天。”

說這個話的是陳沁,她向來是最會玩的,什麼地方好玩她摸得清清楚楚,什麼地方有好吃的她也知道的清清楚楚。

跟她一起來找蘇筱筱玩的叫陶樂,也是蘇筱筱的朋友。

“老闆,來一箱莓莓。”

陳沁顯然是這裡的常客,坐下來熟練的點起了酒。

這個清吧還是在用現金支付的方式,桌子上也冇有點酒的二維碼。

“來,喝點酒助興。”

白色的泡沫從瓶口蔓延出來,粉色的酒在黃色的燈的照耀下顯得非常夢幻。

“來,乾杯。”

預料到是預料到的事,蘇筱筱即使預料到了網友的反應,但還是有些鬱悶,經過酒精的沖刷,那些鬱悶也消失不見了,三姐妹有段時間冇見,現在就應該這樣好好的聊聊天放鬆一下了。

不說蘇筱筱這個日程滿滿的大明星,陳沁和陶樂日常也是非常忙碌的,這次還是看網上對蘇筱筱的辱罵太過於惡毒,擔心她因為網上的評論抑鬱,這才特地抽出了時間跑來看看她,冇想到她玩的比她們玩的還開心,這才放心下來了。

天南海北的聊著,突然間她們就聊到了慕西洲,陳沁這個時候已經有點醉了,靠在椅子上大罵慕西洲。

“他怎麼不出來幫筱筱解釋一下,算什麼朋友,更何況他還是筱筱的老闆,維護員工的利益不是很正常的嗎?”

聞言,陶樂一把奪過了她手裡的杯子,生怕她一個不小心,把酒灑在自己身上。

隨後她歎了一口氣,說道。

“他們不是一直都這樣嗎?筱筱說不在乎,慕西洲就當她真不在乎,從來不出麵維護,但是筱筱的錢他還要分成,你說是不是有點好笑?”

蘇筱筱隻是有一點醉意,臉紅撲撲的,起身要為慕西洲解釋。

之前自己回國的時候都和慕西洲說好了,這些都是當時已經商量好的事,不算慕西洲占她便宜。

陳沁聽到蘇筱筱這麼說,則認真懷疑起了慕西洲,她總感覺慕西洲彆有用心。

不過蘇筱筱都這麼說了,她也不好再開口說慕西洲的壞話了,省的蘇筱筱等下又不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