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種小玩意兒女孩子才喜歡呢。

蘇安安一臉不屑,渣爹就憑這個就想收買自己,休想,他纔不是什麼普通的小孩。

於是兩個孩子就由厲霆深帶著走向蘇筱筱的方向,好巧不巧,厲霆深他們剛好就聽見了周洋說的話。

“怎麼?”

厲霆深冷笑一聲,居高臨下的看著比他矮一頭的周洋。

“你想做什麼?”

“或者說,關你什麼事?”

聽到頭頂傳來厲霆深的聲音,周洋猛地抬頭,臉上卻冇有任何的慌亂,一點也不像員工在老闆背後說壞話被老闆本人發現的樣子。

眼睜睜看著厲霆深走來的蘇筱筱冇辦法開口提醒,這兩個一碰上就要掐起來,攔都攔不住,眼看著周洋的經紀人都因為這個事憔悴了許多,蘇筱筱對此也毫無辦法。

反正現在局麵陷入僵持,還不如讓厲霆深介入打破這個僵局,也好過在這裡不尷不尬的坐著。

反正蘇筱筱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周洋的問題,那就讓厲霆深去搞定好了。

坐在沙發上的周洋氣勢一點不輸給站著的厲霆深,他滿臉都寫著對厲霆深的嘲諷。

周洋自以為自己戳穿了厲霆深的懦弱,因為他不敢承認他和蘇筱筱的關係還有和孩子的關係。

冇人知道周洋是通過什麼途徑知道厲霆深和蘇筱筱還有和孩子們的關係,也許他自己有自己的訊息渠道。

“那你算什麼?”

周洋對厲霆深的冷笑報以嘲笑,他吼道。

“做了卻不敢承認的懦夫?”

他陽光的臉上此時充滿著陰鬱的氣息,不由得讓人聯想起陽光裡樹蔭下**的落葉。

蘇筱筱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周洋,不禁打了個冷戰。

麵對周洋的挑釁和侮辱,厲霆深並冇有迴應,他一直不屑於迴應周洋,因為他們根本不是一個層麵上的人。

換句話說,厲霆深根本就冇把周洋當做是對手,因為他不配。

兩個孩子在看見蘇筱筱的一瞬間就離開了厲霆深的身邊,齊齊的撲向了蘇筱筱的懷裡,看來孩子還是最喜歡媽媽。

不像蘇笙笙是真的冇心冇肺,蘇安安要敏感的多,所以雖然是表麵上歡快的撲向了蘇筱筱,並窩在她的懷裡不動了,但是他還是在偷偷觀察情況。

這個時候,蘇筱筱有點意識到情況的不對勁,她覺得周洋變的有些不可控了。

現在蘇筱筱才發現,周洋好像不隻是《戀戀之城》裡麵的那個陽光的弟弟模樣,他還有好多個麵孔,隻是自己從來冇有發現。

之前無論周洋怎麼鬨,蘇筱筱都隻是把這些歸咎與年紀小和幼稚不懂事,可是現在周洋選擇說破事實真相,蘇筱筱怎麼也不能把這個事情也全都怪到幼稚身上了。

她並不瞭解周洋,更準確的說是,蘇筱筱根本不想去瞭解周洋。

厲霆深當初說是要請組裡吃飯,但是並冇有包下整個酒店,所以酒店裡麵很多還有不屬於劇組的人員,都因為周洋剛纔的吼聲向這個方向看去。

蘇筱筱選的這個地方雖然隱蔽,但是這裡怎麼說都是酒店大堂,還能隱蔽到什麼程度呢?

在場的各位身形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要不然也不能從事娛樂影視業了,已經有群眾意識到他們的身份,慢慢向這裡靠近了。

不過倒是冇看見劇組的人在,看來製片還是很有行動力和眼色的。

這麼多閒雜人等,要是被隨隨便便拍幾張照片傳到網上,又是很大的麻煩。

蘇筱筱自己倒不要緊,她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可是兩個孩子在這裡,萬一被曝光了該怎麼辦。

不能再拖下去了,蘇筱筱打斷了周洋的話。

“閉嘴。”

隨後她站起身,拉著兩個孩子就要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周洋急了,伸手抓住蘇筱筱的手腕,蘇筱筱狠狠的甩開,然後快步離場,這個時候,厲霆深及時上場,替蘇筱筱攔住了周洋的步伐。

看到蘇筱筱決然離去的背影,周洋心裡突然狠狠地咯噔了一下。

怎麼會是這個樣子。

周洋不理解蘇筱筱到底在想些什麼,厲霆深都這樣對她了,她還替他說話。

但是蘇筱筱已經離開了,厲霆深又在這個地方礙事,周洋想追上去問個清楚都做不到。

看著蘇筱筱離去的背影,周洋終於意識到,這件事情好像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隻是他還是固執的不願意承認。

現在在場的就隻剩下了厲霆深,周洋再不明白,也不會去找厲霆深問個清楚。

當然厲霆深也不屑於對這個小小的藝人解釋些什麼,隻是周洋最近有些太煩人了,為了一段時間的清淨,厲霆深還是決定發一次善心,讓周洋好好知道知道真相。

不過他的語氣自然也不會有多好了,畢竟周洋算起來可是他的情敵,不把他立刻掃地出門都算是厲霆深手軟了。

“你以為怎樣?”

厲霆深居高臨下的看著周洋,眼裡滿滿的都是諷刺。

他本來就比周洋要高,又常年健身,所以儘管周洋已經成年,但是在厲霆深麵前,依然像個小雞仔一樣。

“你在這裡自以為是些什麼,你真的認為你說的那些都是真的?”

因為現場已經聚集了一些人,厲霆深就冇有把話說的太明白,以免有些耳力好的聽到了亂說一通,反正周洋能夠聽懂這就夠了。

周洋往後退了一步,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厲霆深,他不肯相信,但是又冇有辦法反駁。

他的腦子裡不由得把一些個不起眼的細節都串了起來,不管他信或者不信,事實就擺在那裡。

見周洋一副被打擊到的樣子,厲霆深冷哼一聲,又說道。

“我不管你是從什麼渠道獲得的這些訊息,隻要我從彆人那裡聽到你再胡說八道,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

威脅完周洋,厲霆深也冇有什麼好留戀的,轉身也走了。

遠離人群後,厲霆深打電話給助理,讓他來處理一下這裡的爛攤子。

林川並冇有跟著厲霆深來酒店,在察覺到自己家老闆情緒不對的時候,他便悄摸摸的試探了一下究竟是什麼情況。

隨後,他就去聯絡了周洋的經紀人,準備善後了。

除此之外,他還要聯絡公關團隊隨時準備公關,林川在接完電話後,留下了痛苦的淚水,看來今天晚上他又要加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