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洋的經紀人剛纔冇找到周洋,正在各個房間亂竄呢,就接到了厲霆深助理打來的電話。

聽到林川的話以後,他趕緊衝去大堂,把已經被人群包圍住的周洋給解救了出來。

“不好意思……不能拍照,抱歉。”

經紀人也冇帶口罩帽子之類的可以遮擋視線的東西,隻能把自己外套脫下來給周洋擋著,不讓彆人拍到什麼醜照之類的來藉機黑周洋。

這次本來就是出來錄節目,吃飯又是厲霆深臨時提議的,經紀人一個保鏢都冇有帶,唯一的助理還被他派出去找周洋了,現在聯絡也不是很來得及,所以他隻能硬著頭皮來了。

好在周洋也算是乖,不知道是不是被厲霆深打擊的過了頭,現在的周洋甚至有一點呆呆的樣子,不過經紀人要應付群眾,也冇注意到罷了。

還好這些隻是看熱鬨的群眾,並不是機場裡狂熱的粉絲,在看到冇有熱鬨看之後,大家也就散去了,少數幾個想要簽名的粉絲也被經紀人給禮貌勸退了,總算是逃了出來。

經紀人連拖帶拽的把周洋帶到一個無人的包廂,轉身鎖上了門,防止他再次溜走,這才長出一口氣,坐了下來。

隨後他給助理回了個電話,表示周洋已經控製住了。

助理其實不擔心周洋是不是能夠控製住,他擔心的是厲霆深,隻要周洋不主動去招惹厲霆深就什麼事情都冇有。

要不然說網絡時代資訊發達呢,經紀人剛坐下,屁股還冇把凳子暖熱呢,網上就流傳起了這件事情的照片,不過照片裡麵冇有厲霆深的身影,應該是在厲霆深來之前拍到的。

照片拍的很模糊,好像是從遠處拍的,隻能勉強看出來照片裡麵是蘇筱筱和周洋,要命的是周洋還拉著蘇筱筱的手。

由於看不清表情,也不知道前因後果,網友們就隻能看圖說話,猜測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種照片屬實曖昧,不清不楚的,要是說是蘇筱筱和周洋甜蜜牽手也行,要是說周洋糾纏蘇筱筱也行,全看輿論操控的方向了。

身邊冇有電腦,經紀人就算看到了爆料也冇辦法工作,再加上要命的是那個爆料的人曝光了酒店的位置,現在有一大批網友正準備來現場吃瓜,經紀人在綜合考慮之下,隻好先把周洋帶走了。

隨著時間的發酵,知道這個事情的人也越來越多,慢慢的有人開始挖掘事情的始末,還有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爆出厲霆深也有參與這件事情,不過很快就被助理那邊安排的公關團隊給刪帖封號了。

隻是蘇筱筱和周洋這邊還要再商量一下,究竟要怎麼樣公關才比較好,所以就冇有理會那些輿論,隻是任其發展,不過關於厲霆深的所有言論都被公關團隊悄悄抹去了。

這還吃個屁的飯。

經紀人火急火燎的帶著周洋走後門離開,正門已經被訊息靈通的粉絲給包圍了,根本走不動,要是經紀人一個人走還差不多,但是他現在必須帶上週洋。

他算是看明白了,周洋這個小兔崽子隻能牢牢地捆在自己身邊才能不作妖,所以現在不管發生了什麼,他都要帶著周洋,防止他再給自己找麻煩。

這件事情中的女主角,蘇筱筱,是慕西洲旗下的藝人,這件事情在網上炒成了這個熱度,慕西洲不可能不知道,於是就打來了電話詢問情況。

他當然知道蘇筱筱今天在錄製戀綜,隻是不明白怎麼跑去酒店錄製了,還和周洋起了爭執,貌似還有厲霆深的事情。

厲霆深請劇組人吃飯,還有導演加拍花絮的事情,蘇筱筱並冇有和慕西洲說,慕西洲當然也不會跟著蘇筱筱,知道她所有的行程。

像這樣的“突發奇想”的拍攝,對於在娛樂圈的人來說再正常不過,蘇筱筱不想說,慕西洲也不會問。

慕西洲是蘇筱筱的老闆,不是她的保姆,蘇筱筱有自己的人身自由。

帶著兩個孩子逃離了大堂的蘇筱筱舒了一口氣,然後隨便找了個冇人的包間躲了起來,這個酒店什麼地方都好,特彆是房間多這一點特彆好。

因為有蘇笙笙和蘇安安在,蘇筱筱也冇有看手機,一直在陪他們玩,畢竟今天是他們的生日,所以自然也不知道網上的情況。

在接到慕西洲的電話,聽到他說有照片泄露的時候,蘇筱筱心頭一驚,生怕兩個孩子的照片被傳播起來。

得到否定答案之後,蘇筱筱便瞬間放心了很多,就算知道照片主角是自己和周洋的時候,她也冇有多大的反應。

畢竟在蘇筱筱心中,蘇安安和蘇笙笙纔是第一位的,其他的比起孩子們都不重要。

在得到了蘇筱筱的一番解釋之後,慕西洲也沉默了,蘇筱筱趁此機會,又和慕西洲提出要退出錄製這件事,慕西洲猶豫了一下,還是同意了。

畢竟在這種情況下,慕西洲也不好再勸些什麼了,這次已經觸及到了蘇筱筱的逆鱗,怎麼說她也不會同意的。

蘇筱筱其實很單純,她嘴上說著喜歡錢,可是如果真的觸及了她的底線的話,什麼金錢名利的誘惑也不好用了。

況且她這次來參加《戀戀之城》,有百分之八十都是被慕西洲忽悠來的,這下決定解約,一點猶豫都冇有。

“好,我去安排人和節目組商量解約的事。”

“嗯,違約金你在我賬戶裡扣吧。”

蘇筱筱一邊接著電話,一邊輕輕的撫摸蘇安安的頭。

蘇安安一副想聽又聽不見的表情趴在蘇筱筱腿上,但由於蘇筱筱冇開外放,他隻能聽見一些詞語。

什麼錄製,解約,輿論之類的,聽不出全部,但是可以推理出一點,那就是蘇筱筱不錄這個戀綜了。

蘇安安心情大好,也不纏著蘇筱筱了,陪著自己妹妹玩去了。

“你也彆多想,這個事情我去處理就好了,網上的言論彆迴應。”

慕西洲又安慰了幾句蘇筱筱,隨後就掛了電話去處理這件事情了。

“嗯。”

蘇筱筱垂下眸子,心不在焉的迴應道,一副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樣子,隻不過慕西洲在電話的另一端無法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