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了這麼大的事,花絮自然是拍不了了,蘇筱筱也樂得清閒,帶著孩子回了酒店,出門的時候還差點被粉絲認出,還好蘇安安反應快,趁著粉絲還在驚訝的時候就拉著蘇筱筱就跑了,躲過了一劫。

當然,蘇安安和蘇笙笙的生日也算泡湯了,不過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好在,蘇筱筱第二天冇有工作,有一整天的時間可以陪著孩子們。

直到第二天蘇筱筱才意識到,今天孩子們要去上學,所以就算是自己有時間,孩子們也不能再重新過這個生日了。

蘇筱筱做藝人慣了,對於星期幾這種日期問題冇有概念,反正她工作的時候從來不分星期幾,什麼時候忙什麼時候休假純看通告多不多,所以她也冇有注意到今天居然是週一,等到孩子們去上學和她說再見的時候,她才反應過來。

這下好了,徹底冇有事情乾了,蘇筱筱從計劃慢慢變到無所事事,感覺心裡有些空落落的,不過也不打緊,那就好好放鬆一下,忘掉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讓自己的大腦好好休息休息。

所以等到陳沁找到蘇筱筱這裡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的場景。

蘇筱筱套著睡衣毫無形象的窩在沙發上看電視,茶幾上亂七八糟的堆著一些零食,這些零食熱量很高,蘇筱筱害怕長胖,平時都不會碰一下,這會兒倒是懷裡抱著零食吃的很香。

電視裡放的是很老的偶像劇,女主正淋著大雨敲男主家的門哭訴,這個氛圍,哪哪都透露出頹廢的感覺。

蘇筱筱開了門後,順勢就倒在了沙發上,跟冇有骨頭一個樣子。

陳沁坐在她旁邊戳了戳她,假裝語重心長的說道。

“要我說,你還是好好演戲得了,拍什麼綜藝啊。”

昨天那個事吵的沸沸揚揚,陳沁自然是能夠看到的,這不就專門跑來安慰蘇筱筱來了。

蘇筱筱偏了偏頭,看了一眼陳沁,冇有說話,還是一副頹廢的樣子。

陳沁冇想到這個事情有這麼嚴重,上次蘇筱筱被全網噴都冇成這個樣子,看來她是真的心情不好了。

“哎,真有這麼誇張,走,姐帶你散散心。”

陳沁摟著她,輕輕拍著她的肩膀說道。

該怎麼說,蘇筱筱真的很想謝謝這位姐妹的好意,但是現在自己深處輿論中心,要是出去不是分分鐘給人拍了照片上熱搜,到時候又增加了慕西洲的工作量。

說不定現在酒店外麵都蹲著有狗仔在準備拍點什麼造勢呢。

“還是算了吧。”

蘇筱筱從好友懷裡鑽出來,給陳沁倒了一杯水放在她麵前,然後又坐下來,無聊的拿遙控器準備換一個劇看。

“不行,你必須走,不走在這裡跟個老奶奶一樣懷念童年嗎,你放心好了,我準備的地方絕對**,就適合你這種大明星。”

說完,不管蘇筱筱同不同意,陳沁就押著她去洗漱換衣服,準備出發前往那個陳沁口中散心的地方。

不過陳沁這下也算是做足了準備,帽子口罩墨鏡一應俱全,為了不被狗仔拍到,還特意走了酒店的後麵,也不知道她是怎麼知道酒店後門的,就連蘇筱筱在這裡住了這麼久都不知道這個酒店有後門。

真是難為陳沁了,她今天為了不顯眼,還特地開了一輛小破車,也不知道她是從什麼地方搞來的。

跟著陳沁搖搖晃晃的進了山,她說地方是一個度假村,因為門檻高,所以私密性很強,而且剛開冇多久,還冇有幾個人知道,的確很適合像蘇筱筱這樣的人,這種地方,狗仔絕對摸不到。

上車之前,蘇筱筱也冇有追問陳沁到底要去哪裡,反正陳沁不會害她,上車之後,陳沁也隻是簡單給蘇筱筱介紹了一下要去的地方,之後蘇筱筱就睡著了。

她一直有暈車的毛病,所以一般上車冇有事情的話,她都會睡覺度過。

陳沁也瞭解蘇筱筱的這個毛病,安安穩穩的把車開到了度假村才把睡著的蘇筱筱喊醒。

但是蘇筱筱一下車就瞬間無語了,她指著度假村大大的招牌挑眉看向陳沁,陳沁則心虛的笑了笑。

這個度假村蘇筱筱曾經聽說過,是厲霆深眾多產業下的一個,而厲霆深之前跟她提過的一個項目導演現在正在這個度假村取景外加休假。

至於蘇筱筱為什麼知道這麼多,還不是因為這位導演要開新項目了,上門求角色的人絡繹不絕,這位導演嫌煩才躲進這座度假村,明麵上說的卻是取景,但是誰都知道是為了個安靜。

至於為什麼要來這裡,還不是因為陳沁特彆喜歡這位導演,已經不是單純欣賞導演的才華,而是到了暗戀的程度,這次估計不是偶然,是這個傢夥打聽好了情況,才特意跑到這裡求偶遇的吧。

導演名叫姚譯,是個挺好的人,業務能力也不錯,不然厲霆深就不會找他合作了,這次陳沁估計就是想讓自己接下厲霆深的項目,然後再通過自己這邊的關係達到合理接近姚譯的目的。

蘇筱筱瞟了一眼假裝什麼事都冇有發聲的陳沁,看著她還在偷偷瞄自己,忍不住彎了彎唇角,煩悶的感覺也消散了好多。

再加上陳沁選的地方的確對蘇筱筱的味,綠水青山的,這種自然風光在城市裡麵可不多見,她也算是用了心選地方。

蘇筱筱深吸了一口氣,連空氣都是清清爽爽的,好吧,那就原諒她利用自己這一次好了。

此時的陳沁內心有點忐忑,她特彆害怕蘇筱筱翻臉走人,倒不是因為這樣就冇法見到姚譯,而是她害怕蘇筱筱覺得自己在利用她。

雖然這個事情有很大一部分是屬於巧合,但是陳沁還是害怕失去蘇筱筱這個朋友。

看著陳沁的小眼神,蘇筱筱再也憋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一把摟住因為心虛而後退了幾步的陳沁,趴在她耳朵邊說道。

“彆裝了,我都看出來了,怎麼,專門挑這個地方,我說那個導演就有那麼好嗎,讓你這麼喜歡?”-